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的舆情,罕见引发全民关注,成为公司员工、用户、网友热议的话题。

阿里内网上,“女员工被侵害”事件当事人发布的声讨帖文,有80多万人次浏览量,而阿里上半年财报显示其在职员工总计25万人。据不完全统计,“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案”的相关新闻在微博创造了6个热搜,累计阅读量55.4亿。

事件的最新进展是,针对“阿里女员工被侵害”一案,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14日发布情况通报称,根据《刑法》第237条规定,犯罪嫌疑人王某文、张某因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发生。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阿里方面也表示,将开展三个方面的反思和行动:第一,开展对于包括性骚扰在内的员工权益保护的培训和调查,开通专门举报通道。员工的举报,将在确保隐私受到充分保护的前提下,由专人跟进。第二,对性骚扰零容忍,由外部专家和员工代表共同制定《反性骚扰行动准则》。第三,旗帜鲜明地反对丑陋的陪酒文化,不分性别,阿里无条件支持员工拒绝陪酒。

对于这起事件,人们关注的,不仅仅是一个年轻职场女员工遭受的不堪,更关注背后深层的社会问题,如何对带有强迫性质的职场工作文化说不。这些文化包括但不限于:职场饭局、陪酒文化、破冰行动、性骚扰、PUA、996/大小周等等。

但现实的情况是,当职场中的一个个体对此提出反抗的时候,如果没有人“撑腰”出面解决问题,留给他们的出路往往是要么忍耐,要么辞职走人。因为,在职场的权力体系中,个体很少有人具备反抗的资本。

被领导安排向客户敬酒,我决定辞职

小白,25岁,新媒体运营

两年前,我还是个职场小白,那个时候刚刚参加工作,因为学历背景不是985、211,我进入互联网大厂的概率太过渺茫,所以我当初给自己定的计划是,先进入小公司锻炼一下自己,然后再一点点进大厂。

当时我所在的公司大概有30人左右,老板在行业里非常有知名度,公司的营收不错。每逢过节,端午、中秋、圣诞、元旦等等都要举办聚餐。老板特别喜欢喝酒,固定的流程是每一个人必须要去敬酒。

我当时并不清楚这个情况,因为是新来的,平时也不喝酒,所以我特地做到了角落。连续两次后,我们那个小部门的领导就在私下里问我,为什么每次都坐角落,不主动敬酒,难道没有看到别人都在敬酒吗?这样显得不太尊重。

当然,最过分的是有一次团建。我们去了云南,单纯的我本以为这是一次愉快的旅行,结果旅行彻底打翻了我的幻想。当时和我们一起团建的还有公司的重要客户,一天晚上我们所有人在一个超级大的包间和客户一起吃饭。客户是一个中年男人,不知道他是缺胳膊少腿还是习惯了被服务。公司安排了一个漂亮女生坐在他旁边,给他不停夹菜倒酒。然后,就是每个人轮流去敬酒。

轮到我去给客户敬酒,他不停地夸我漂亮,我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然后公司领导就开始起哄,那你还不赶紧敬X总一杯。我只能照做。

后来,他开始询问我的毕业学校等情况,总之就是找各种借口让我喝酒,起初是啤酒,后来是白酒,很高的度数。没有人替我解围。

每个人都敬完一次酒后,我又被领导安排到坐到客户旁边,任务还是敬酒。因为不胜酒力,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晕了,不经意间,我感觉他的手放到了我的腿上。

但是在那个场合,我也不能大声反抗。等到酒席散了,我听到公司的男同事议论我说:如果我有眼力见,就应该更主动一些。

我听完很生气,但刚来公司半年的我没有什么话语权,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辞职。事实上,那次团建后,辞职的还有其他女生,因为她也看不惯公司这种文化。

职场酒局最让人反感的一点,就是以交易为砝码,你不喝,单就不签,这是酒文化最大的糟粕。我现在对撒贝宁的这句话依然记忆犹新,但好在现在我的工作不需要喝酒了。即便是在公司聚餐的时候,我也会以酒精过敏拒绝。

只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当初那么多人,没有一个人愿意帮我解围?

老男人说要包养我,我把他骂了一顿然后拉黑

龚雯雯,28岁,自媒体撰稿人

在成为自媒体签约撰稿人之前,我在这个行业已经工作了4年,也算小有名气,因为不想被一份固定工作束缚,再加上我想自己接一下商务合作,所以我辞职成为了自由撰稿人。

成为自由撰稿人的代价,就是收入不固定,所以心情也不是很固定。平时,我会去采访一些公司创始人。我还记得那是去年7月,新发地市场的疫情刚刚过去,我出去采访一个科技类公司的创始人,采访的过程相当顺利,并没有什么异常。

一般,我们都会和采访对象保持联系。有一天下午,他约我去喝咖啡,我没有警觉。起初,他先是问我现在的感情状态,住房、家庭、收入等情况。听完后,他建议我换一个工作,说自己以前也是媒体人,知道这行收入不是很高,并且强调自己的人脉关系和丰厚资产。我觉得不对劲,以接下来还有事情为由提前走了。

当天晚上,他发私信给我,说我是一个非常有内涵的女生,自己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聊得来的人。他表示,如果我愿意的话,希望可以跟我进一步相处,可以一起去听听音乐剧,物质上会充分满足我。他希望给自己的下半生找一个除了他妻子之外的伴侣,公司也有员工对他投怀送抱,但是他都拒绝了。而他的妻子并没有去世,他也没有离婚。并且,说了很多不可描述的话。

我很生气,给他的回复是,我爸爸今年也52岁了,比你还小一岁。我需要的是男朋友,不是给自己找爸爸。随后就把他拉黑了。

最近“阿里女员工被侵害”事件沸沸扬扬,令我至今不解的是,一些有些物质基础的中年男人,为什么总喜欢在这个事情上乱搞?

老板强制加班陪客户喝酒,我叫了两个朋友前往

郑文惠,29岁,市场总监

确切地说,我们不属于互联网公司,但又跟互联网公司沾边。我们算是一家硬科技公司,我当初来这家公司,是因为一把手在业内非常有知名度,而且通过他过往的采访来看,是一个非常有情怀的创始人。

加入这家公司,近距离接触创始人确实很好,很诚恳。但是我在的市场部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是创业公司,市场部的工作还没有特别成型,所以比较繁杂。加上,硬科技公司的收入来源在产品变现前比较少,所以我们当时对待客户非常谨慎,或者说叫卑微。

我的直属领导总是会在周六日,已经快到中午的时候让大家去加班。有一次,她让我晚上去陪客户喝酒,说是非常重要的客户,虽然我酒量确实不错,但我确实不想去。因为那天晚上只有我一个女生,我觉得不安全。

所以,我临时打电话给了两个非常好的朋友,她们一个过来陪我参加了饭局,一个在饭局结束后来接我俩。之所以联系两个朋友,是因为按道理来讲,朋友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领导和客户应该不会强制她喝酒,加上朋友社交能力很棒,所以即便喝酒,应该也会找到理由拒绝,并且能够劝别人喝更多。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需要做好其他准备。

那天晚上,我不得不反复敬客户酒,最后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我的意识是清醒的,但因为酒精的作用我的身体不听使唤了,摇摇晃晃。到家后,我直接摊在了床上,因为喝了太多酒,我晚上也没有睡好,一直吐,第二天直接睡到了下午2点。

后来,我离开了这家公司。职场酒局文化最让我受不了的一点是,谈业务就是谈业务,为什么客户非要在酒桌上,展示自己的高贵呢?

相比喝酒,pua已不是什么恶心的事儿了

隋远,26岁,工程师

我原来的公司老板实在是太喜欢喝酒了,我们经常看到他白天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喝酒,大家都认为他是个酒蒙子。平均一个月,会有一次300人的大型聚餐,酒不限量,红酒白酒混着喝。

酒局就像一个磁场一样,一旦进去了这个磁场,觥筹交错间,你可以见到人间百态。一些同事特别想在老板面前表现,就会不停拍马屁,敬酒。

我记得当年一个同事已经喝傻了,我们希望他少喝一点,就往他的红酒杯里倒上了酸奶,但是他喝得不省人事,拿着酸奶到处敬酒,还拿着盛满酸奶的酒杯吟诗。也有一些同事根本带不动,已经喝高了,你给他矿泉水装白酒,他都不用,非得喝白酒,好像是彰显自己酒量无限。领导也会故意为难漂亮女生,我们一般都会帮女生解围。

因为公司喝酒的频率太高了,从下午喝到晚上,我实在扛不住,后来我们都开始想办法怎么让自己少喝。像女孩子的话,一般说自己生理周期就可以躲过去。但男生就得琢磨琢磨。

比如,大型酒局的时候,我们就只喝白酒,但会用矿泉水代替白酒。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技巧,为了防止对方闻出来味道,要用手紧紧握住杯子,碰完杯赶紧喝,喝完装个辣的感觉,一般都不会被察觉。小型酒局的时候,我们一般都必备头孢来挡酒(吃头孢喝酒,容易发生不良反应)。

现在,我已经离开这家公司了,我的感觉是,做酒的公司有酒文化我可以理解,其他一律鄙视。而且我觉得相比喝酒,pua已经不是什么恶心的事儿了。

被摸腿还要看领导脸色,打工人真的卑微

吴茜,23岁,新媒体运营

我是一名职场新人,但没想到刚刚毕业,就遭遇了所谓职场的噩梦。

虽然是东北人,但我长得可以说是和东北毫不相关。我的个子还不到一米六,体重也不到90斤,却被领导当作重点“陪酒”对象培养,这让我很不解,也很痛苦。

我当时的领导,他手底下没有没有太能喝酒的人,所以他也很急切的想要培养两个能带出去陪喝酒的人。一方面,他需要人辅助谈生意,一方面,领导的地位摆在那,出门不带助理感觉没面子。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勉强能理解。

没过多久我发现,我一味地忍耐,换来的不是领导的体恤,反而是他们的变本加厉。

在我了解的职场酒桌文化里,有一个“打圈”原则。所谓“打圈”,就是给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敬一杯酒,按着领导职位的高低。

轮到我敬酒的时候,因为是我第一次,说实话我挺抗拒的,但也没有资格反抗。敬完将近半圈领导后,大家都有点酒过三巡的意思。一个领导示意我坐下来喝一杯,我没多想,就给了这个面子。

没想到的是,他顺势把我搂过来。更可怕的是,他有意无意地把手从我腿上滑过,面不改色地说着“小姑娘的腿就是滑”类似的话,让我觉得非常恶心。让我更难过的是,我不但没有反抗的能力,还要下意识地看一下自己领导的眼色,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职场女性的卑微和无助。

正当我想要向旁边的女领导求助的时候,她一句解围的话都没有,只在自顾自地维护着关系。但我可以断定,这位女领导一定能看到我的“遭遇”。更重要的是,那时候已经将近12点,领导们也没有把女同事回家的安全问题放在心上。

那一夜之后,只换来女领导假惺惺地告诉我,“想要晋升,只能这样,要记得保护好自己”。同为女性,我感受到了职场的冷漠,也看到了未来那条我不得不走的路。

相比之下,公司里还有一个比我小的男同事,他可以说是公司年轻人中,把职场酒局摸得最清晰、透彻的人了,他可以一直拿着白酒杯,对每一个人笑脸相迎。

从小抗拒酒的我,想不明白酒局有什么文化,除了把人喝得烂醉给别人惹麻烦,有什么好处吗?小时候,我爸每次喝醉回家,我都极其的厌恶,我和他吵过架,甚至他后来每次一喝醉,我就离家出走,去奶奶家或者朋友家住。

那次酒桌饭局之后,我彻底清醒,对这家公司甚至职场都不再抱有幻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王琳 王慧莹,36氪经授权发布。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躲不开的职场潜规则,年轻人的社会第一课

相关推荐: 什么是互联网营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启承资本”(ID:genbridge),作者:启承资本,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唐吉诃德(集团名称:泛太平洋国际控股)以800家门店,16819亿日元收入(约1000亿人民币),成为了日本收入排名第4的零售企业。企业的独特价值在于C…

互联网接入规范
嘉实基金互联网金融中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