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登录日常:请证明你不是机器人。

可一看到某些验证码,强迫症患者首先就蚌埠住了:

你说最右那俩方块我到底是选还是不选呢?

还经常会让人产生这样的思考:

红绿灯的杆子到底算不算红绿灯呢?

在终于向机器成功证明了我不是机器人后,此时就只有一种心情:

可这些图片验证码到底为什么让我们人类如此讨厌?

仅仅是因为它们不像朋友圈九宫格一样玩精修吗?

全自动区分计算机和人类的公开图灵测试

好,现在深吸一口气,先说出图片验证码的英文全名:

Completely Automated Public Turing test to tell Computers and Humans Apart。

英文简称CAPTCHA,译为“全自动区分计算机和人类的图灵测试”。

所以,这种图片验证码本质上是一场受试对象是人类的图灵测试

而这场测试遵循的却是一种AI的视觉扫描风格——

即用清晰的白色线条将一张日常照片切割成多个方块:

在现实中,没有正常人类会用这样破碎的视角去看世界。

因此,当盯着这种陌生的展现现实生活的方式看了很久后,就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安。

再让我们想想广泛运用了AI的自动驾驶

其中AI会更关注建筑环境中的事物:

比如红绿灯、出租车、骑自行车、消防栓、人行横道……

这些事物无法像树叶、花朵、溪流这些自然景物一样,给人类带来享受美的愉悦感。

但它们恰恰是图片验证码中的常客。

“非人类角度”的‘犯罪现场”

再从这些图片本身来说。

你会发现图片里要么没有人类,要么出现的人类都有点emmmm……

就像是国外网友吐槽的那样:“没有个性的奇怪复制人”。

而这些照片的拍摄角度通常也十分微妙。

总之,是人类一般不会去选择的角度。

这是因为图片验证码中的很大一部分图片,是来自训练自动驾驶的实验汽车的。

也就很容易让人类感到别扭:

还有图片验证中经常出现的有大面积颗粒的模糊图片

能出现这种图片,主要也是由于今天的图像识别技术越来越成熟。

要继续把一些恶意又强大的AI挡在门外,那就只能把识别任务变难——

也就是让人类皱着眉头去识别这些糊成一坨的图片。

而人类对此也并不开心:

这给人一种犯罪现场的感觉。让我想起了记录事故过程的行车记录仪的视频画面。

无偿为AI打工

而除了上述的客观原因之外,也有人类同胞表示:

部分不爽来自于要被迫证明我是个人类,然后就是对人类创造的这个愚蠢的规则的挫败感。

不过,其实很多时候用户在标注那些路牌和红绿灯时,并不是真的在向机器证明你是人类。

想想那些让人头疼的“标出红绿灯”,“标出指示牌”,像不像是在教自动驾驶的AI认路?

而这还真不是人类想得太多。

2012年,Google旗下的reCAPTCHA就开始将街景中难以识别的门牌和路牌加入验证码,请用户帮忙标注。

而reCAPTCHA官网也公开说明了这种集众人之力标注数据、训练AI的“众包”模式:

因此也有人戏称,“你以为自己在填验证码,其实你是义务帮Google做数据库分类。”

这也让一些用户认为,很多时候的图片验证码是故意设置成那样边缘模糊,让人容易选错的样子的。

在用户生气并放弃之前,这样能得到更多的免费工作。

而现在,已经有人证明:

全人类每天要花费500年在图片验证码上。

参考链接

[1]https://clivethompson.medium.com/why-captcha-pictures-are-so-unbearably-depressing-20679b8cf84a

[2]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28101336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量子位”(ID:QbitAI),作者:博雯 ,36氪经授权发布。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图片验证码把我逼成了人工智障

互联网公司的名字
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电子证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