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集团现任掌舵者张勇需要深刻反思,如何采取更体系化的方式才能解决当下的价值观危机。

最近一年,是阿里巴巴集团的多事之秋。

在蚂蚁集团上市受阻与阿里巴巴集团反垄断受罚182亿人民币的余波未了之时,其最近又爆出更大的价值观危机。一位阿里巴巴女员工出差济南,在醉后被客户与上司猥亵,但向公司反映之后,多位上司却置之不理,甚至意图掩饰。该事件意味着马云曾经引以为傲的阿里巴巴价值观,正在出现巨大问题。

阿里巴巴集团的这种价值观危机,其实早就已经有所征兆。四年前,当时砺石商业评论就曾发表过一篇名为《马云食言背后:阿里巴巴的价值观沦陷与盛世危机》的文章。发表这篇文章时,当时类似支付宝校园日记、钉钉恶意广告与阿里进军游戏等违背阿里巴巴价值观的事件屡屡发生。

这些看似一个个孤立且具有偶然性的事件背后,其实存在着一定的必然性。就是在公司规模日益膨胀,业务边界不断延伸,老人逐渐褪去,新人大量涌入的背景下,阿里巴巴集团注定很难保持住创业早期时的优良价值观。例如,此次女员工遭遇上司猥亵事件发生的业务,正是阿里巴巴集团本地生活服务事业群旗下的淘鲜达业务。

类似淘鲜达这样远离公司核心管理层视野的业务还有很多,这些业务的员工多以新人为主,受阿里巴巴的价值观影响较浅。这就需要阿里巴巴集团现任掌舵者张勇承担责任,深刻反思,并制定体系化的措施来系统解决当下因组织膨胀造成的价值观危机。

如果不能体系化的解决价值观层面的问题,面对如此庞杂的业务与庞大的员工数量,类似上述这些恶性事件还有可能在阿里巴巴集团再次发生。

《马云食言背后:阿里巴巴的价值观沦陷与盛世危机》

原文如下:

马云是我最欣赏的一位企业家,不只是因为其宏大的战略格局与不凡的商业成就,而是因为其亲手为阿里巴巴建立起了铜墙铁壁般的文化体系,并且一直恪守执行。

这在中国,很少有企业家比马云做得更好。

企业文化的核心是使命、愿景与价值观。使命是指企业存在的意义与价值,愿景是企业未来想成为一家什么样的企业,价值观则是指企业员工行为的是非标准。

阿里巴巴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愿景是“成为一家活102年的企业”,核心价值观则是著名的六脉神剑:“客户第一”、“团队合作”、“拥抱合作”、“诚信”、“激情”与“敬业”。

阿里巴巴集团官网上写道,“这六个价值观对于阿里巴巴如何经营业务、招揽人才、考核员工以及决定员工报酬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马云在推动阿里巴巴践行其使命、愿景与价值观上一直不竭余力。

正是因为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阿里巴巴一直坚持平台思维,致力于构建商业基础设施,赋能商家,而不是自营业务。从最早的B2B,到淘宝网、天猫商城、蚂蚁金服菜鸟物流,再到阿里云、阿里健康、阿里文化娱乐,阿里巴巴一直坚持着这样的战略逻辑。正是这样的平台思维,让阿里巴巴一直坚持构建商业基础设施的路线,也因此成就了自己的4000亿美金市值。

正是因为要“成为一家102年的企业”,阿里巴巴的业务布局一直未雨绸缪,面向更远的未来。在B2B业务还处于鼎盛时期,马云秘密研发做了淘宝与天猫;在淘宝与天猫贡献着巨额利润时,布局了阿里云、蚂蚁金服与菜鸟物流;后来基于Happy与Health的双H战略,阿里巴巴又布局了阿里健康与阿里文化娱乐。

阿里巴巴的业务布局非常具有层次性,有的业务面向当下,有的业务面向未来5-10年,还有的业务面向未来10-20年。前不久,马云在阿里全球技术大会上公布了阿里巴巴的NASA计划,开始发力基础科学领域的探索,这更是一项着眼于未来50年,甚至100年的事业。

正因为维护公司“客户第一”与“诚信”的核心价值观,2011年2月21日,阿里巴巴宣布清理约0.8%,逾千名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客户,阿里巴巴B2B公司CEO卫哲、COO李旭晖也因此引咎辞职。阿里巴巴表示,公司决不能仅仅变成一家赚钱的机器,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才是其使命所在。

正是对企业使命、愿景与核心价值观的苛刻执行,成就了阿里巴巴曾经的辉煌。

而缺乏使命、愿景与价值观的企业往往都会陷入机会主义,这是中国大多数企业存在的通病。只知道赚钱,从不思考存在意义与价值的企业,最终会失去专注,变得三心二意。

1 阿里文化的沦陷 

马云非常重视阿里巴巴的文化建设,无论是公开演讲还是内部讲话,他都一再向外界、向员工强调阿里使命、愿景与价值观的重要性。

在阿里巴巴最早的绩效考核体系中,除了KPI指标,马云还加入了对于价值观的考核,并且在考核成绩中占据着非常大的权重。

阿里巴巴合伙人是阿里巴巴的“中坚力量”,马云曾在内部信中表示,合伙人必须“在阿里巴巴工作五年以上,具备优秀的领导能力,高度认同公司文化,并且对公司发展有积极性贡献,愿意为公司文化和使命传承竭尽全力。

马云建立合伙人制度的初衷,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为了阿里巴巴的文化传承,他不希望看到随着组织变大,文化慢慢稀释。合伙人就是马云希望寻找的能够将阿里巴巴文化代代相传的旗手。

2013年5月10日,马云宣布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开始逐渐淡出集团的日常业务管理,全力以赴做好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工作。同时面对与腾讯疯狂的军备竞赛,阿里巴巴开始采用自建与收购的方式不断延展自己的生态版图。收购优酷土豆、阿里影业、UC浏览器、高德地图…….,投资新浪微博、青岛海尔、魅族科技……,成立蚂蚁金服、菜鸟物流、阿里云、阿里健康、阿里文娱,业务越来越庞杂,组织越来越膨胀,员工背景越来越多元,文化冲突也越来越严重。

创始人淡出业务管理,组织快速膨胀,往往会带来企业文化的稀释。阿里巴巴也没有例外,从近些年来看,阿里巴巴铜墙铁壁般的文化也开始快速沦陷。

2 支付宝“校园日记”事件 

阿里巴巴的文化沦陷,最激烈的一次竟然率先发生在阿里巴巴的嫡系业务支付宝。

面对微信支付在在线支付领域带来的压力,支付宝一直希望通过加强社交去阻击微信的侵袭。2016年11月28日,继来往项目失败以后,社交之心不死的支付宝又上线了圈子功能。根据规则,只有芝麻信用分高于750分的女性用户才可以在圈子里发布内容和图片,其他用户只有观看和赞赏的权限。

为了吸引网友打赏,用户发布的大批香艳图片,出现在支付宝的“校园日记”和“白领日记”两个圈子里。“慕名而来”的网友大量涌入,不到一天时间就走向失控,而这两个圈子的关注用户也迅速达到了数百万。支付宝通过这种低俗形式做社交的方法,受到媒体与公众的广泛批评,人们甚至调侃支付宝为“支付鸨”。人民网也发表了评论,《冲破底线的支付宝,我们不要!》。

第二天,正在美国出差的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紧急发布公开信,对支付宝“校园日记”事件进行了道歉,坦诚错了就是错了,关闭了所有打擦边球的圈子,并进行“反思和自查”。

彭蕾在公开信中说,“在此我向所有热爱阿里,热爱支付宝,一直坚信并践行阿里价值观的同事道歉!向所有信任且陪伴支付宝的用户、合作伙伴道歉!”

“有心也好,无意也罢,校园日记事件伤害了大家的感情,也会令一直热爱并坚信阿里文化的同事产生怀疑我们要向数亿用户传递什么信号?!我们到底要什么?!我们终究去哪里?!在所谓的用户活跃度面前可以不择手段无节操?!

后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也提及2016年的支付宝圈子事件。马云说,公司高层没有人提前知道要做这个事情,但事情很快走向失控,当时各种大尺度图片铺天盖地出现。

微见著,支付宝“校园日记”圈子事件,在某种程度上是阿里巴巴开始出现文化断层与组织失控的一个征兆。

3 不体面的钉钉 

在支付宝“校园日记”事件之前,阿里巴巴旗下的企业社交软件钉钉,也上演了一出拙劣的营销策划,广受公众质疑。

2016年5月30日晚,钉钉在南方都市报等报纸上投放了一条广告,广告中钉钉使用简单的语言展示了用户在微信中受骗的经历,然后表示在阿里钉钉中是不会被骗的。

当天21点59分,阿里钉钉通过微信公众号紧急致歉。马云也为此事向马化腾与腾讯公司致歉。

在南方都市报广告之前,钉钉还曾经在距离腾讯深圳总部最近的地铁站投放地铁广告,广告主题也是类似与微信进行对比的种种。

马云说,“钉钉那个广告实在太low了”,他认为这种营销手段是极为不体面的,且违背阿里巴巴集团的价值观,也有失风范。

4 马云食言 

如果说支付宝“校园日记”事件与钉钉软件拙劣的营销文案,还只是阿里巴巴基层员工的擅作主张,那么阿里巴巴最近的一个业务动作则是高层管理人员在战略层面的决策,出乎所有人预料。

不知背后是马云的默许,还是阿里巴巴文化的进一步沦陷与组织的进一步失控?

网络游戏一直是互联网行业中盈利最为丰厚的商业模式,虽广遭诟病,但无数互联网创业者依然涌入其中。

阿里巴巴一直是其中的另类,2008年,马云就公开表态“饿死也不做游戏”,因为自己的儿子曾深受网络游戏的毒害。2010年,马云在向时任国家总理温家宝汇报时也说,“我们坚定地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中国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所以游戏我们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

马云关于网络游戏这段荡气回肠的言论,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包括笔者在内。

但不得而知,马云的这番言论是发自肺腑?还是惺惺作态?或者只是借这个机会暗讽一下自己的老对手,以网络游戏为核心业务的腾讯?当时马云肯定不会预料到,阿里巴巴有一天将会大举进军网络游戏业务。

2016年10月31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正式成立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俞永福担任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兼CEO。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包括了优酷土豆、UC、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体育、阿里游戏、阿里文学、阿里数字娱乐事业部。文化娱乐是阿里生态在不断演进发展过程中,又孕育繁衍出的一个崭新的生态。在阿里的生态版图中,“大文娱”已经成为继电商、云计算与互联网金融之后新的主营业务和核心收入来源。

就在2017年9月27日,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简称阿里大文娱)意外地宣布成立游戏事业群,下设开放平台事业部和互动娱乐事业部,正式大举进入网络游戏业务。

我不知道马云是否还记得7年前在温家宝面前“绝不做游戏”的信誓旦旦,也不知道他是否参与了游戏事业群成立的战略决策。但我想知道,如果马云记得当初的承诺,还依然做出这样的决策,会是什么心情?

对于外界,游戏事业群虽然很为扎眼,但在阿里巴巴集团内部,其只是二级子集团文化娱乐集团下面的一个子业务。我想,已经远离具体业务的马云,也有可能并不清楚成立游戏事业群的这个决策。

如果马云参与了这个决策,问题倒还简单,顶多是马云为了利益的一次食言,毁掉一些人设。但如果马云仍然在坚守着阿里巴巴永不做游戏的承诺,同时又没有参与到这个业务决策,这将会是一场更大的灾难。

很多大组织衰败的前兆就是业务无序扩张而出现组织失控。企业做了无数个可有可无,且违背企业价值观的业务,但顶层领导并不清楚,最终导致企业中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将这个企业讲述明白。

作出进军游戏业务的直接决策者虽然是俞永福,但阿里巴巴集团现任CEO的逍遥子张勇应该是清楚这项决策的。不知道深得马云器重,且深刻理解阿里文化的张勇,在拍板这项业务决策时是如何考虑的。

俞永福是阿里巴巴集团这些年迅速崛起的一位高管,他最早在联想投资担任投资经理,后加入UC浏览器出任CEO。阿里巴巴在2014年6月全资收购UC浏览器,俞永福也随着UC加入了阿里巴巴大家庭。

加入阿里巴巴后,俞永福深受信任,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先后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阿里集团战略决策委员会成员、阿里妈妈总裁等职位。2016年,又出任马云寄予厚望的阿里大文娱的董事长兼CEO。

进入阿里巴巴的第二年,俞永福被增补为阿里巴巴合伙人,并获得全票通过。出生于1976年的俞永福成为阿里最年轻的两个合伙人之一。

成为阿里合伙人需要符合一些标准:新合伙人需要满足在阿里巴巴工作或关联公司工作5年以上;对公司发展有积极的贡献;高度认同公司文化,愿意为公司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竭尽全力等条件。

从这个标准来看,俞永福是合伙人中最特殊的一个:在他之外,其他合伙人都是加入阿里十多年的“自己人”,只有俞永福是唯一一个“体制经验不足”的“外人”。

能够破例加入,也证明了马云对俞永福业务能力的肯定。但俞永福是否高度认同阿里文化,是否对公司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的理解深入骨髓,还是一个疑问。

在俞永福这样具有投资人背景的高管眼里,赚钱才是生意的核心,责任与社会担当是其次。阿里巴巴大文娱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进军游戏,无疑是看中了其超强的吸金能力,这对还处于巨额亏损的文娱业务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在未来,阿里的游戏业务或许每年能为阿里巴巴集团贡献20亿人民币的利润,成为一个千亿人民币市值的业务,但这对阿里巴巴集团4000亿美金市值微不足道,却是对阿里巴巴价值观的巨大挑战,会让10万阿里子弟兵对曾经坚守的原则感到困惑。

对淘宝上的假货我在一定程度上是给予宽容的,但对阿里进军游戏,从内心我是鄙夷的,这不是拿道德来批判,而是像阿里巴巴这样级别的企业,应该去做一些更有社会价值,同时又具有钱景的事情。

马化腾也深知腾讯的硬伤在于过度依赖游戏收入,他也一直在努力做着降低游戏依赖的努力。而阿里巴巴却逆转潮头,反过来争抢网络游戏,争夺陌生人社交这块市场。

5 结语 

阿里到底该不该做游戏?我想,在阿里内部一定存在着非常激烈的观点冲突。一旦组织的价值观开始出现混乱,对于即使聪明、伟大如马云的企业家,也将是一个灾难。

如何让麾下的10万阿里子弟保持初心,始终恪守阿里的使命、愿景与价值观,这是马云未来最大的挑战。而这个挑战超越了所有业务层面的挑战,任正非倾注一生在华为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

近两年一直忙于在全球奔波推销eWTP计划的马云,也该适时回望一下了。

如果再不警惕,在庞大的阿里生态中会出现越来越多不和谐的声音,组织也将逐渐失控,有可能出现更多像圈子与游戏事业群这样与公司使命相冲突的业务,马云曾经为之自豪的铜墙铁壁般的阿里价值观也将随之沦陷。

价值观的沦陷,对于正处于资本盛世的阿里巴巴来说,才是最大的危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作者:刘学辉,36氪经授权发布。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早有征兆的阿里价值观危机,需要张勇体系化解决

互联网行业背景
中国互联网调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