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财富之源。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12次提及实体经济,并提出“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巩固壮大实体经济根基”。其中要求“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加快推进制造强国、质量强国建设,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强化基础设施支撑引领作用,构建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

在此背景下,我国数字经济创新创业活跃,数字技术蓬勃发展,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日益深化,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在这个过程中,新型实体企业开始逐渐受到关注。

何为新型实体企业?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数据,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9.2万亿元,占GDP比重为38.6%,目前位居世界第二。与此同时,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加速演进,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已经成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路径。其中,新型实体企业正成为技术变革的主力军,推动实体经济向更高质量阶段融合。

“新型实体企业一般有几个特点。”在近日举办的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路径线上研讨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原所长任兴洲表示,“一是立足于实体企业,为实体企业服务,实现实体企业更好的发展;二是具有数字技术能力,通过数据技术为上下游企业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以提升实体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概括而言,新型实体企业具备实体企业的基因和属性,能够深度理解和融入实体运营,同时又具有数字技术和能力,有丰富的场景化应用,通过大量实践成为相关领域数字化升级的表率。

 “新型实体企业主要是依靠技术创新手段,提升整个实体经济产业链条,使其能够实现从研发、制造到销售实现线上线下融合。”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赵萍认为,新型实体企业具备实体企业的基因和属性,能够深度理解和融入实体运营。同时,其又拥有创新的数字技术和能力,以及拥有丰富的场景化应用,可以通过大量扎实实践,成为相关领域数字化升级的表率,并全面开放自身能力,助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京东集团副总裁曾晨以京东举例:“具备实体企业基因和属性,又具有数字技术和能力的京东本质上就是一家新型实体企业。”从对物流和自营商品的重投入、聘用超过25万名一线员工、以及拥有数万家线下实体门店来看,京东的重资产运营模式与平台企业有着显著区别。

“从对大量实体业务的全面推进来看,京东与平台企业有着本质区别。同时,京东开放自身积累的数字技术和供应链能力,为数百万合作伙伴打开增长新空间。”曾晨进一步表示,通过新型数字技术、管理模式、产业生态升级而成的新型实体企业,绝不仅满足于实现自身企业的成长,更着眼于发挥自身的产业优势,带动更多实体企业实现跨越式成长。

解码新型实体企业发展:打通、开放、融合

2020年10月,京东提出全面的“奔富计划”——以京东数智化社会供应链为基础,从打造新基建、发展数智农业和物流、建设数字乡村等方面入手,构建农产品现代流通体系,促进高品质农产品正向循环,为乡村振兴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计划三年内带动农村实现10000亿产值,带动更多农民实现共同富裕。

面向大型企业,京东发挥供应链与技术服务能力,满足汽车、能源、机械、家电等众多实体产业数字化升级需求,做“数字大脑”力促提质、降本、增效。

据悉,京东的供应链连接着全国300多个城市数百万中小门店,以及超过180个产业带的制造工厂。

“京东集团根植于实体经济,从线下零售起家。”据曾晨介绍,目前,京东运营着数百万自营SKU,37万名员工服务着5亿消费者,打造了覆盖全国的物流系统,上千个仓库总面积超过2100万平方米,服务触达超55万个行政村,92%区县、84%乡镇实现“当日达”或“次日达”。并且,京东开放自身积累的供应链能力和数字技术,为数百万合作伙伴打开增长新空间。在这个过程中,上下游产业链的打通、线上线下全渠道的融合,以及数字化技术在更多场景的开放式应用,京东都在一定程度上开了行业之先河。

不难看出,新型实体企业如何更好地助力实体经济发展,关键在于打通、融合及开放。其实,不止是京东,还有更多的新型实体企业也在利用数字技术发挥融合作用。

海信中国区副总裁孙建勋表示,数字技术产生了数字化的新需求,有新需求就有新机会。海信坚守“技术立企”的核心战略,企业内部所有的运营管理活动都紧密围绕在技术开发及其创新方面。同时,不断调整、加强和优化技术创新系统,以新的技术融入、升级原有产品,让产品更加适合现代数字化的要求,并助力上下游企业的发展。

“海信在内部常说一句话,大企业就要顶天立地。大企业要积极投身到数字化融合升级中,用自身发展助力上下游实体企业。利用已有的数字化优势和在智慧家庭、智慧社区、智慧城市领域深耕20余年的经验,手握近2万件新基建相关专利,海信正在助力青岛成为全球首个全业态、全场景、全智能的智慧新生活之城。” 孙建勋说。

京东方显示事业群MNT SBU副总经理武延兵也认为,如今世界上70%的企业已经开始数字化转型,37%的企业已经使用了智能化的技术,全球数字化的基础设施现在正方兴未艾。特别是近一两年,随着5G商用的推动,数据的传递范围会加速扩大,应用领域也在迅速地拓展,数字化、智能化的技术与平台化、场景化的应用场景相互融合,相互促进。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京东方提出了开放两端的“芯屏气/器和”物联网战略;构建了基于显示和传感核心能力,向半导体显示产业链和物联网各场景价值链延伸的“1+4+N”航母事业矩阵群。

可见,这些新型实体企业正通过产业为本、数字为翼的成功路径,给了更多转型阵痛中的企业以启发,尤其是中小企业,在数字技术推动建成的生态圈中,确保自身高质量、可持续地迎来不确定的未来。而培养更多的新型实体企业,将成为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举措。

“我们看到,很多传统企业通过线上线下的融合发展,正在焕发新的活力。传统实体产业如果能够实现智能制造、智能物流等产业变革,就必定能找到新的增长空间。”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说。

文/王楠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数字时代解码新型实体企业发展:打通、开放、融合

相关推荐: 国外互联网彩票

2021年的互联网充满了变数。 不久前腾讯与阿里的“世纪和解”虽未完全落实,却也释放了一些信号。即便是旗下拥有超级APP的头部公司,也正在表现出对流量的渴望。 背后折射的是,互联网之战打进了存量市场。增长,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与此同时,互联网公司的业务形态…

移动互联网的布局及趋势分析
互联网支付竞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