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近些年,巴菲特创建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现金持有量一直在增多,现金持有量已连续多个季度呈现增长趋势。为何包括伯克希尔哈撒韦、苹果、亚马逊、特斯拉等一众世界一流科技型企业坐拥如何巨额现金呢?股神巴菲特的逻辑和动向错了吗?本文译自Bloomberg,原作者Tara Lachapelle,原文标题“Warren Buffett’s Cash Trap Can Snare Big Tech, Too”。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近期陷入了现金陷阱,苹果、亚马逊和其他科技巨头公司也面临相同的困境。

世界首富—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索斯 (Jeff Bezos)创造历史,乘坐亚马逊旗下航空公司的火箭飞入太空,成为最新一位进入太空的亿万富翁,也是历史上第二位进入太空的个人。与此同时,Facebook公司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也在关注元宇宙中的生活,该公司目前正在创建开发团队开发“元宇宙”。但一定不要期待能看到巴菲特在他即将91岁生日时乘坐私人火箭飞船进入太空,也不要期待能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周六的收益报告中有关于虚拟维度的研究分析。

与其他超级富豪不同,巴菲特更喜欢开展地球上的具体业务,比如用火车、汽车运送货物。这种老式的思维模式正是伯克希尔的市值没有像亚马逊或Facebook那样一路飙升的原因,尽管其运营利润与亚马逊或Facebook相差无几。过去几年,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公司积压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现金。人们认为,在这样一个似乎到处都充满投资机会的高科技巨头企业,活在人们心中的顾身似乎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才能。

 不过,尽管巴菲特因其巨额现金储备备受批评,但这实际上让伯克希尔哈撒韦成为了一家不错的公司。除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以外,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安迪·雅西(Andy Jassy)和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也囤积了巨额现金,和蒂姆·库克创世的苹果公司(Apple Inc)、Sundar Pichai创立的谷歌母公司Alphabet、萨提亚(Satya Nadella)创建的微软公司一样,他们都是美国现金最充裕的企业,同时也是最居有价值的企业。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曾经是巴菲特追随者的“天堂”,他们会研究巴菲特年度信函中值得投资之处,寻找下一笔大型收购的线索。但最近,他的追随者们不再这样去猜测了,因为该公司年报似乎透露出,现在任何值得买入的东西都太贵或风险太大。巴菲特最近一笔大的收购案是发生在五年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以370亿美元收购精密铸件公司(Precision Castparts),此举也导致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资产减少,这对他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没有了投资者所期待的交易,无论伯克希尔哈撒韦赚了多少钱,他们也没什么可值得兴奋的。

随着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于8月7日对外披露了第二季度报表,给那些科技公司敲响了一个警钟:高科技企业CEO如果总是鼓励人们崇拜自己,认为自己是投资天才,这可能会使人们的注意力从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持续经营中转移。巴菲特在执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50年的历程中,一直暴露于大众聚光灯下,贝佐斯在执掌亚马逊时也是如此,特斯拉公司(Tesla Inc.)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现在也是如此。但年轻投资者对巴菲特或他的价值投资智慧没有那么着迷,这也导致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价跌下神坛。

他们所缺少的是,巴菲特打造了这一系列令人惊叹的引擎,当另一个引擎熄火时,其他引擎会轮流接应。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可能是唯一一家完全按照预期运作的企业,尤其是现在,它创造的价值可以为美国复苏经济提供巨大的帮助,毕竟美国现在各州、各行业都想赶紧结束疫情。尽管如此,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投资者对该公司每季度财报披露的现金而忧心忡忡。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一季度财报显示,3月底其现金持有为1,450亿美元。巴菲特这些天来唯一的投资方式似乎是股票回购,因为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一直在卖出股票和买进股票。值得注意的是,科技投资已经成为投资组合的一部分,其中巴菲特持有的股票中包括苹果公司的大量股份。

巴菲特不动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现金的主要原因,与库克和扎克伯格这群对价格不太敏感的人可能面临的阻碍大不相同。对他们来说,任何大型收购至少暂时都是不会出现的,因为拜登政府领导下的反垄断监管机构和议员基本上都会持反对意见。并不完全只是科技公司有监管的压力,最近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一笔交易也被监管所禁止。

说到这里,大家一定会非常好奇,大型高科技公司持有巨额现金究竟用来做什么事情呢?没有人比处在科技行业的企业更了解这个答案,比如互联网供应企业、主流媒体视频服务行业,甚至是医疗保健公司。尽管如此,大型科技公司通过收购新生企业来消除竞争威胁方面的能力还是有限的,因此还是要关注自身在投资者群体中的口碑与表现。近期,亚马逊公司的股价已经开始从其“神坛”上逐渐回落,苹果公司芯片、零件等供应紧张也给其业绩蒙上了阴影。

高科技公司可以在新产品的研发上投入资金,因为这些新开发的产品有可能成为它们的下一个爆卖品。但是,这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做不到的。不过巴菲特的记忆力确实很好,这值得像扎克伯格这样的首席执行官去学习。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5月份的股东大会上(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该会议从线下改成在线网络研讨会),巴菲特向大家展示了一份1989年世界上最有价值的20家公司的名单。30多年后的今天,这些名单上的公司都已经不在前20名名单中。“1989年不是黑暗时代,”巴菲特告诉大家,“资本主义运行地很好,世界可以以非常、非常戏剧性的方式发生变化,但我们要像1989年投资者一样对自己有信心。”

这可能是巴菲特最难忘的教训之一。尽管在疫情期间,一家又一家科技公司的市值先后达到了1万亿美元、2万亿美元……,但它们都与巴菲特有一个共同点:现金多到不知该如何解决。这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译者:Araon_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股神”巴菲特陷入了现金陷阱?

互联网付费模式
互联网免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