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记者获悉,深圳北鲲云计算有限公司(原深圳云端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鲲云”)刚刚完成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此次投资方为国宏嘉信,资金主要用于产品研发及现有业务的进一步市场推广,以增强公司在所属细分领域的竞争优势。

随着社会发展进步,各大科研院所、高科技企业、高校都对计算机算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部署超级计算机所要求的成本及配套设施对于绝大多数机构来说都不现实,如何在不部署硬件的情况下使用高性能计算,北鲲云给出了解决方案,即:利用公有云为基础打造云超算平台。

最初,北鲲云的创始人冯建新和李青松都在爱立信的5G cloud部门工作,在日常工作时发现在云资源管理方面有很多可以提高和优化的空间。一方面有大量的云服务器被闲置,另一方面大量的任务和作业又处于排队状态,浪费了大量的时间,严重降低了工作效率。当时的团队试图通过预约申请服务器的方式进行管理,但效果寥寥。经过反思后,团队从技术的角度提出了资源适配任务的机制,即:用户无需提前预定资源,提交任务时自动从资源库里寻找最匹配的资源去执行任务,执行完毕后自动释放资源,杜绝了资源的浪费,大幅提高了云服务器的利用率。也正是经历了这个过程,冯建新和李青松意识到,在传统的超算领域也有大量供需错配,用户和硬件之间需要一个桥梁,于是,他们创立了北鲲云,开始尝试利用这样的思路建设云超算平台。

在了解云超算之前,不妨先看看目前如果企业/高校/个人/科研院所如果想要使用高性能计算为主业服务,都会面临什么情况:

  • 超算中心:价格便宜,通常会预装部分常用计算软件;但资源有限,机器规模远远小于公有云的规模;大部分超算资源不对外开放,优先满足国家科研机构。即使对外开放,也经常要排队,申请资源多时常常不能满足;计算资源更新周期慢,一般以年为单位,机型较为落后;申请步骤比较复杂。

  • 公有云:资源充分,选择性多;提供IaaS层服务,但用户使用门槛高,大规模使用需要专业的运维团队;且价格较高;通常无任何预装软件,需要用户自行安装所有的管理和应用软件。

超算中心的申请步骤繁琐、硬件规格相对较老(如:天河二号的计算核心是2011年产的Xeon E5-2692)、有最低消费额度限制、需要用户熟悉Linux命令。而公有云的硬件规格相对更新,但单价高、需要用户熟悉Linux系统+云计算、并且几乎没有软件支持,在接入时需要专业的运维等,这都对用户使用超算服务时提出了较高的要求。

因此,从总体看,不论选择公有云还是超算中心,都会面临较高的使用门槛,在使用相关服务时,若没有相关专业基础或预算有限,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都将面临窘境。

北鲲云介绍,针对这个现象,公司适时地推出了北鲲云一站式云超算平台,针对不同的客群,分别打造了企业版产品和SaaS版产品。相较于传统的超算中心和公有云服务,北鲲云超算平台接入全部的主流公有云资源,并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不同,同时支持可视化、命令行和工作站等多种作业提交方式;另外根据行业类型不同,预装了对应的专业软件并进行了适配,大幅降低了用户使用高性能计算服务的门槛,降低算力成本和运维成本。

目前,北鲲云根据客户的需求不同,提供了三类产品模式:

  • SaaS模式:为所有有高性能计算需求的客户提供算力SaaS服务。平台使用门槛低,零IT基础用户也可使用,根据客户使用的硬件配置和计算时长进行收费。

  • 混合云模式:主要面向已有线下机房但无法满足当前算力需求的客户。当线下资源不足时,自动溢出到云上,作业无需排队,提高研发效率。

  • 私有化部署方案:主要面向对安全性有高要求、或者行业性质和属性不允许使用外部资源的客户,比如一些对安全性要求非常高的军工类的研究所和高科技企业。通过帮助客户打通机房资源,提高线下资源的利用率。

在产品的实际使用上,北鲲云CEO冯建新以某药物研究所合作项目为例进行了介绍。该药研所受限于药研所本地机房资源的不足,只能进行百万量级的分子筛选,但是大的分子库往往都是亿级甚至是十亿量级的,本地算力的不足对药研所的科研进展带来了很大的局限性。此外,在面对大型分子库的筛选需求时,即使借助传统的云端超算方案进行全量筛选,整体成本也要接近100万,远高于既定预算。接入北鲲云超算平台后,在不受算力限制情况下,该研究团队选择了结合人工智能技术使用deep docking方法来筛选,在提高了筛选效率的同时,降低了90%的成本。

与国外同行Rescale相比,北鲲云针对国内市场的特点,最早提出了竞价服务器管理方案,通过此机制,公司可提供比同行更低报价的算力解决方案。此外,北鲲云积极与国内应用层的软件厂商合作,在服务中嵌入了许多开源软件,为用户提供了更多选择,例如:北鲲云与仿真行业的厂商合作,将软件集成到算力解决方案中,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给客户。

未来,可以预见越来越多的行业将增加对高性能计算(HPC)的需求,比如生命科学、人工智能、芯片设计、大气海洋环境等。目前,根据观研天下的数据,2020年国内的HPC市场规模在300亿左右的规模,2025年预计会在600亿左右的规模,全球范围内,hyperion research发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Cloud HPC的规模将达到1500亿元的规模。相比较而言,国外厂商Rescale的单个核心报价远高于国内云厂商,仍能占领市场份额,而国内这块则是价格敏感型市场,需要打造出具备本土化差异的发展路线才能在国内市场占得一席之地。

对此,冯建新认为,未来3-5年国内云计算行业依然会保持比较高的增长,Cloud-HPC作为云计算的一部分也会保持高速增长,目前整个市场的发展阶段偏早期,发展路径上需要先夯实底层的算力基础,之后与客户的场景结合,提供具体的解决方案,最终能胜出的厂商一定是那些和行业属性结合的比较好的解决方案提供商。

据了解,北鲲云从2019年4月开始为市场正式提供服务,2020年实现营收近千万。创始团队方面,创始人兼CEO冯建新是一位科技行业连续创业者,拥有多年全球500强跨国工作经验和多次国内外创业经历,多个Github云相关开源项目的核心贡献者。联合创始人兼CTO李青松曾任爱立信总部云基础设施部门自动化产品负责人,领导多个开发团队负责云自动化及虚拟化,拥有多项国际发明专利。公司的核心成员都有多年的公有云及私有云管理相关的研发和市场工作经验,公司研发团队占比80%。

CEO冯建新介绍,在今明两年,北鲲云将持续专注于打磨产品,研发重点放在如何将产品与不同行业的属性相融合上,希望能够根据不同行业的差异性为客户提供带有更多附加值的整体算力解决方案。北鲲云已经成立了2个销售团队,并在西安、北京、南京等多地成立办事处,目前已服务1000+企业级用户,覆盖药物研发、生物信息、材料科学、工业仿真、人工智能、气象海洋等多个领域。未来,北鲲云将不断完善营销和服务体系,建设立足深圳、辐射全国的营销服务网络。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36氪首发 | 北鲲云完成国宏嘉信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打造本土化云端超算平台

相关推荐: 互联网金融论述

搜狐”对一些比较年轻的朋友来说,可能是个既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名字,相对于阿里、腾讯、字节跳动和美团等热门互联网公司,无论是产品角度还是公司角度,现在的搜狐显得有那么一些“冷门”。 最近,搜狐发布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在该季度中搜狐总收入为2.04亿美元,相较于…

腾讯 移动互联网报告
互联网网站运营常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