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硅谷这个遍地都是“天选之子”的地方,没有在美国取得过学位、30多岁才被公司外派出国的Fred Ming曾经觉得自己就是生活在硅谷的“异乡人”。

每天三点一线的上下班,兢兢业业地写代码,周末和同事一起爬爬山、聚个餐,这种简单的异国生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Fred的生活常态。35岁之前,身为程序员的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在硅谷创立自己的公司,甚至还会获得来自Zoom 天使投资人的青睐。

如今,这个爱做菜的程序员,已经是硅谷地区最大的美食配送平台之一Saltalk(盐语)的CEO,还立志要将其做成餐饮界的App Store。

虽然已在硅谷这个创业“修罗场”打拼了近5年,但当硅星人见到Fred时,还是能感受到他身上扑面而来的程序员底色——不会花言巧语,讲话逻辑清晰,一切都从事实出发。

面对突如其来的采访邀约,Fred其实一度很犹豫,原因很简单,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不会讲故事的人。但最终,他还是选择坐在了我们面前。他说,他想用自己的创业经历告诉大家,在硅谷,或许很多人都是那个“异乡人”,但每个人也都有可能是那个“造梦者”。

中年外派出国,创业因“乡愁”萌发

跟很多毕业于斯坦福、伯克利等本地名校的“土著”创业者相比,Fred说自己就是一个“非典型硅谷人”。他人生的前三十年,甚至都从未踏上过异国的土地。

成长于湖北的小县城,Fred的求学路曾十分艰辛,其中有两次“风浪”让他记忆犹新。一次是1998年发洪水,父亲骑摩托车“破浪”送他去市里读书,绕路去其他村子被当地恶霸收了保护费。一次是2001年凭借着优异的高考成绩考入了复旦大学后,他坐了3天4夜的长江邮轮“破浪”去上海求学。

但早早地体验了人生的风浪,也让Fred具有了更强大的内心、激发了他向上的斗志。毕业后,他顺利留在上海,并加入了美国导航科技公司Telennav的上海总部担任软件工程师。而这一呆,就是十二年。

靠着认真的工作态度和扎实的技术能力,Fred在上海分公司从新人慢慢做到了技术主管,也跟自己的高中“女神“结了婚,在上海安了个小家。日子过得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一直稳步向前。而2012年,他在上海生活的第11年,一封来自公司硅谷总部的外派邀约,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

当时正值互联网浪潮刚开始汹涌发展的前夕,美国硅谷,是每个技术从业者都心驰神往的地方。但一旦去往美国,前路都是挑战和未知数。夫妻俩商量了一整晚,腿一拍,决定还是去更大的世界看一看、闯一闯。

刚到硅谷时,夫妻俩举目无亲、根本不知从何下手。虽然美国公司的待遇和环境都很不错,但租房、买车、吃饭这些生活琐碎都需要夫妻俩自己操办。有一次,他们去了周边一家湖南菜馆吃饭,妻子吃了一口刚蒸出来的米饭后突然就哭了,流着热泪说好久没有吃过这么香的米。一股浓浓的乡愁笼罩着他们。

幸运的是,他们遇到了很好的朋友。没有住的,朋友就让他们暂时住自己家,没有车,同事就开车带他上班。而作为回报,Fred拿出了自己除了写代码外的另一大看家本领——做饭。

跟很多人做饭只是为了填饱肚子的态度不同,Fred对待做饭就跟对待写程序一样,程序、步骤一个都不能错。比如要做老家的剁椒酱,他带着妻子几乎逛遍了整个湾区的超市、菜市场,跟神农尝百草一样,Fred不惜付出了“香肠嘴”的代价,只为找到最像湖北辣椒口感的那个品种。而在做法上,Fred的要求也非常严苛——不能用刀剁,香味会流失,必须要先用手撕,再用石锤给慢慢捣碎。

Fred亲手做的剁椒酱

当时在他们住的Sunnyvale附近,连像样的中餐馆都没几家,更别说正宗的湖北剁椒酱了。不出所料,Fred精心制作的剁椒酱在朋友间大获好评。而他的剁椒酱,也“炸”出了朋友之中隐藏着的厨艺高手。

江西朋友做的卤鸭脖,浙江朋友做的嘉兴粽子,湖北朋友妻子做的鱼糕,四川朋友做的灯影牛肉,广东朋友做的椰子冻………大家都开始互相串门送一些拿手菜。

每次聚会,当大家的大菜小菜凑满一桌子时,Fred都能感觉到一股久违的温暖。渐渐的,一个想要传递各地美食、一解“硅漂人”乡愁的想法在他脑中浮现。

在睡梦中诞生的“盐语(Saltalk)”

一开始,Fred只是针对让更多湾区华人能吃得到上家乡饭这个目标,讨论发动身边的这些大厨资源,来搭建一个华人私厨网络。营销方式也很简单——微信群和朋友圈。

其实在朋友菜品互送的时候,就有不少人提出过想付费购买的意愿,比如Fred的剁椒酱就经常就是“一酱难求”。他想既然朋友们都这么喜欢,要不再扩大一下范围,看看更多人的反馈?于是他们开始广泛的通过好友网络送菜,试验哪些菜品最受欢迎。结果这一拓展,就收到了热烈回应,大家都纷纷在群里接龙订餐。

Saltalk刚开始时的创始团队,中间为Fred Ming

因为Fred白天要上班,当时主要的厨师和配送员都是“太太团”,总体的供应量和配送量都非常有限,菜品经常处于断货状态。看着大家经常在群里“抱怨”订不上,Fred开始认真考虑把这个事情落地发展为事业。

2015年7月的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妻子被Fred激动的从睡梦中摇醒,Fred告诉她,昨晚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给公司起了一个名字叫“盐语”。盐是菜品中必不可少的部分,“盐语”又有一种传递和诉说的感觉,跟他们想做的事无比贴切。

妻子听后也连连称赞,觉得连中文系毕业的自己也想不到这么有寓意且有诗意的名字,不禁笑着打趣说,“这样的名字也只有可能是你做梦才能想到了。”Fred也觉得这个名字就像是老天送给他的创业礼物,他赶紧从床上蹦起来打开电脑抢注了域名,同时给“盐语“译了一个英文名——Saltalk。

就这样,Saltalk因为一个梦而正式诞生了。

之后半年,在湾区华人的口口相传之下,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Saltalk,很多朋友变成了忠实客户,很多客户因为订餐又变成了朋友、甚至成为了“厨师”。然而,随着微信群成员越来越多,送餐的范围越来越大,Fred逐渐意识到,这样的“私厨网络”并不是长久之计。

一方面,湾区开始重点整治“私厨”现象,对食品牌照和厨师资质制定了标准;另一方面,靠朋友圈建立起来的厨师和配送团队很多都是朋友们的热心帮助。而另一对合伙人夫妻因为都有很好的全职工作,也萌生了想回归家庭的想法。

Saltalk是就地解散还是更进一步,成为了又一道摆在Fred面前的难题。

创业路上,困难和希望接踵而至

“当时我很纠结要不要继续把Saltalk做下去,继续做的话肯定需要一笔资金以及辞职全力投入,放弃的话又辜负了那些一直支持着Saltalk的客户。”

离开已经工作十余年的老东家、放弃优厚的待遇,一切从零开始在硅谷创业,对彼时已经35岁的Fred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但Fred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在创立Saltalk的这一路上都有“贵人”相助。刚建立时,很多朋友不计回报地帮他们卖力宣传,帮他们做菜、送餐。而在Saltalk“生死存亡”的重要关头,又有朋友挺身而出,给他投来了第一笔启动资金。

为了鼓励他坚持下去,两位好友无条件地给Saltalk投资了十几万美元。虽然现在听起来十几万并不算多,但当时已经足够Fred搭建起一个像样的网站、App,销售流程也可以从朋友圈、微信群走向商业化的正轨。

“为梦想搏一搏吧。”Fred最终选择辞职,真正开始了“披荆斩棘”的创业之路。

Fred把程序员严谨的作风也带进了Saltalk的工作中。他首先把平台定位、订餐流程等做了全面的梳理,对热销的每道菜品都做了详细的用料、烹制流程说明,力求将业务所涉及的每一个环节都“标准化”。

但这一切的前提就是,他自己必须亲自把每一个环节都执行一遍。在那段时间里,无论是设计公司战略和制度这些“文字活”,还是采购、搬运食材和掌勺炒菜这些“体力活”,Fred都是赤膊上阵,经常是24小时连轴转。

Fred在自己的办公室查看文件

而当回想起那段艰苦的时光时,Fred并没有觉得自己吃了多少苦,更多感到的是对家庭的亏欠。

因为在码头给食材卸货,Fred错过了自己第一个孩子的出生。当时妻子已经临盆,病房的医生和护士都在找他签字,但Fred正好在码头接收一批从中国运到的食材无法抽身,只能留妻子在医院独自生产,等他匆忙赶到医院时大儿子已经平安诞生。

“在国外,第一个孩子出生爸爸都是要陪着进产房还要剪脐带的。”在Fred心里一直对这件事充满歉疚,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如果老二出生自己一定要在场。

但创业路上的困难却总是不分时机的到来。2019年感恩节期间,公司遭受了一次最大的人员危机,团队几个主力人员同时跳槽,大量的节日期间订单无法运转。正在Fred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二女儿却要提前出生了。当妻子躺在病床上,以为丈夫又要错过孩子出生时刻的时候,Fred手拿着电脑气喘吁吁地奔进了病房,焦急地询问着护士“生了吗?生了吗?”,得知自己还能赶上,Fred终于放下了心,找医院借来桌椅就在妻子的床边改起了网站程序的Bug。

医院的护士都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有爸爸直到孩子出生的前一刻还在处理工作的。

来自二女儿出生当天Fred的朋友圈

对于丈夫的忙碌,妻子却对Fred给予了无条件的理解和支持。妻子常常跟他说,如果他因为没有尽够努力而导致梦想没有实现,也许会终身留下遗憾,所以不如去放手一搏,尽吾志则无悔,说不定未来可期呢?

而Saltalk 在Fred的不懈努力下也逐渐走上了正轨。他们先在Sunnyvale租下了一家小门店,用以试验菜品和摸索流程,之后又在Santa Clara租下了占地8000尺的仓库改造成了中央厨房。

Fred还带领着几个技术人员自主研发出了一套“五位一体”的管理系统,包括订单配送系统、厨房出餐和取餐系统、多个快递平台集成到一个平板的订单系统、客服菜品数据分析系统、以及面向公司和团队订餐的“千人千面”系统。而这放在其他大公司,往往都是需要几十人的开发团队才能完成。

要做餐饮界的App Store

如今的Saltalk,虽然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仍然是一个订餐平台,但它内部的运作方式,已经跟过去的“私厨网络”发生了很大的迭代——从招募培养自己的厨师团队,到培养和服务所有进驻厨房的商家。他们并不是要跟Doordash、Ubereats一样做餐饮配送者,而是定位于要做一个像App Store、Play Store一样的餐饮平台,链接厨师和消费者。

“就像程序员能够在苹果、谷歌平台上开发上线自己的小程序,我们希望厨师们也可以在Saltalk的平台上创造并发展自己的品牌。”在Saltalk此前做私厨的经历中,Fred看到从朋友、客户中不断涌现出了很多“厨艺高手”,他想既然高手如此多,何不为大家提供一个平台,做一个餐饮界的“孵化器”?

这个想法一经提出就得到了全团队的认可,甚至还吸引了曾经在早期投资过ZOOM的投资人,为他们建立第一个中央厨房提供了资金。

“这种模式有点像Shopify,我们给厨师提供从原料采购、跑堂到销售和配送的一切相关服务,他们只需支付场地租金和一些增值服务费用,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于菜品的制作。”

Saltalk落成的第一个中央厨房

对于入驻者需要面临的资质申请、公司注册等棘手的问题,Fred带领着团队亲自实践摸索出了一条标准化的流程。如今,任何个人或团体只需要向Saltalk提出申请,就能“拧包入住”中央厨房。

这样简单便捷的运作方式自然吸引了大量的个人厨师和本地餐厅,目前Saltalk的第一个中央厨房已经满员,正在拓展第二个厨房,还打算引进炒菜机器人给厨师们使用。在把控厨师和菜品质量上,Saltalk也制定了严格的标准,厨房的每个角落都有摄像头用以备份,每周都会组织食品安全培训。

此外,Saltalk还会帮入驻团队想一些帮助菜品推销的小妙招。比如,他们发起了一个“小样品尝”活动。所谓的“小样品尝”就像是你买一个化妆品时网站会允许你在赠品栏里自选几件的一样,消费者点一个菜,他可以从提供小样菜品的这些商家中免费获赠1-2道菜品。这样既让消费者享受了实惠尝了鲜,又能提高不同厨师的菜品的曝光率。

而这种跟厨师们高紧密度的合作模式,也产生了另一种“飞轮效应”,在平台的另一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客户。

跟Ubereats和Doordash只做零售配送不同,Saltalk通过厨房网络可以满足团体订餐者一次性最高2000份的订单,而且做到各式各样的菜品不重样。他们还为团体订餐者建立了专门的配送团队,保证准时准点送达。因此,Saltalk也渐渐成为了很多硅谷公司的订餐新选择

虽然Saltalk此前主要的目标客户是公司和团体,但在对待个体消费者上,他们也毫不含糊,始终坚持创立Saltalk时“让每个湾区人都能吃上家乡菜”的初衷,在尽量低价之下保证口味和份量。他们曾做过一次对比:同样一家餐厅的同一份干锅,在Doordash下单要 28块,而Saltalk只需要20块。原因是他们没有平台服务费,递送成本也低了近一半。

“我们并没有把自己定位于一个面向C端客户的高利润平台,而是想打造一个餐饮生态。当我们留住了更多客户,也就留住了更多厨师和餐厅,轮子就能转起来。”Fred说。

他们还鼓励客户向他们提供菜品反馈,一旦对菜品不满意就全额退款,写一条菜品评论就返0.5美元。再通过自己的数据分析系统,来判断哪些是菜品最热门,哪些服务环节地方还需要改进。

而就在这样双轮驱动的模式下,Saltalk在此次疫情中展现出了强大的韧性,再次“逢凶化吉”。虽然疫情初期团体用户受到了大量冲击,但个人用户却迎来了高速增长。如今,个人端的业务不仅弥补了疫情期间企业端的下滑,甚至规模还实现了反超。

当回顾这几年的创业路时,Fred提到最多的就是自己很“幸运”。很幸运地拥有无条件支持自己的妻子,很幸运地在每个阶段都得到了朋友们无私的帮助,很幸运地碰上了一些好客户愿意成为自己的创业伙伴、甚至是自己的投资人。

但在硅星人看来,一次的“幸运”是偶然,很多次的“幸运”就是必然。在跟Fred时间不长的交谈之中,能明显感觉到他身上有一种很强的特点,那就是真诚——真诚待身边人、真诚待每件事、真诚待消费者。而在各种“画饼型”项目满天飞的硅谷,这种能脚踏实地、吃苦耐劳的创业者反而显得无比稀缺。

最后,当被问及创业过程中曾有什么绝望或者高光时刻时,Fred并没有大侃特侃,只挠了挠头笑着回答道:“没有,我觉得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好。”

注:封面图来自于Unsplash,版权属于Simon Shim。如果不同意使用,请尽快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Juny,36氪经授权发布。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专访Saltalk CEO:从湖北小城“逆袭”到美国硅谷,一位普通程序员的五年异国创业路

相关推荐: 互联网产品矩阵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牛刀财经”(ID:niudaocaijing),作者:黄芳华,36氪经授权发布。 招股书提交了将近一年的嘀嗒出行,在顺风车业务上又出事了。 据“嘀嗒出行”微博消息,8月15日,山东青岛一位女士称,自己在七夕当日在嘀嗒出行平台打网约车时,因协…

2014移动互联网国际研讨会
互联网营销 公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