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全球变暖问题日益严峻。过去10年中,对全球变暖问题起到最大贡献作用的,应该算得上是电动汽车了。然而,电动汽车的普及,根本不是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的核心。这篇文章,原标题是Electric Vehicles Won’t Save Us,作者、城市规划师Coby Lefkowitz在文中阐明了一个观点,即电动汽车不可能拯救我们。这是文章的下篇,主要议论的是汽车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以及人类该如何从根本上解决全球变暖问题,创建一个更加可持续的美好家园。

图片来源:Pinterest

汽车 VS 人:持续的后果

让我们暂且放下现实,想象一下电动汽车可以自行解决上一节所述的与汽车相关的所有气候问题。

如果发展模式拓展到依赖汽车的无序扩张之中,那么即便环境影响为零又有什么关系呢?这种推理的假设,是在这样的世界里唯一的问题就只剩环境问题。尽管它是灾难性的,但它只揭开了故事的一个部分。

围绕汽车建立的世界,给我们带来许多不同的危险。汽车是非常危险的机器,这一点经常被提及,但更令人抓狂的是,汽车仍然无处不在。

每年,全球都有135万人葬身于车祸。过去几年以来,美国每年因车祸而死亡的人数一直保持在3万至4万这一区间。这是不可接受的,但出于某些原因,或者说这些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者身边,它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汽车事故死亡完全是人类发明的结果。如果没有汽车的出现,这些死亡根本不可能发生,相关数字更不可能持续上涨。我们不能像对待自然灾害或不可抗力那样对待它的宿命论。当然,如果自己哪一天被更加可持续发展的汽车撞到,我相信没有人会因此而感到庆幸。

如果汽车没有通过正面碰撞或危险驾驶来危害我们,那它们就是通过常规的、但同样具有破坏性的后果来逐渐危害我们。

相比于可步行或多发展模式的地区,在依赖汽车的地区,肥胖症、糖尿病、(来自污染的)肺病、心脏病和其他与久坐不动的生活方式相关的疾病比率要高得多。

据《公共健康》(Public Health)2004年的一篇研究,“无序扩张明显预示着慢性疾病和与健康有关的生活质量。”

美国德克萨斯州某个汽车依赖型购物中心。图片来源:BH Properties

我们身体健康恶化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对我们心理健康的影响,主要也源自于一个支离破碎的社会领域。虽然上世纪中叶兴建的道路进一步加剧了社区的边缘化(如今这个问题也非常突出),但新开发的依赖汽车的社区则是以孤立为特征的。

当人们不能说走就走地步行到任何地方,自发的互动就会减少,甚至接近于零。每一次接触和活动都必须变得有计划,人们就会形成防御性的心理。当栅栏被竖起,与邻家之间有了隔离带过后,团结就会被“我们对抗世界”所取代。

那些不能开车的人,或者无法承担开车相关费用的人,在依赖汽车的地方就实际上变成了二等公民。这在公平问题上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对那些没有汽车或者没有能力承担这笔费用的人征收带有歧视意味的参与税,是一个残酷的、道德败坏的系统性工作。随着郊区在未来几十年变得越来越穷,这种税收只会变得愈加繁重。许多人都会发现自己被困住了,没有能力获得新的机会,或者参与社区的每日生活。

最后,对汽车的依赖还会对当地的财政安全造成破坏。就像每一英亩依赖汽车的发展都会对环境产生影响一样,每一英亩低密度、单一用途的无序扩张都会对市政当局的财政造成压力。这是因为这种模式的发展所产生的税收并不能抵消有关维修养护费用。

例如,10个人在100英亩土地上所公用的公共设施管道,其净成本远远高于100个人在10英亩土地上的成本。

随着税收与维护养护费用的不平衡增长,市政当局就越难以支付不断滚动的账单。

历史上,市政当局都是通过修建更多的道路、更多的社区以及更多的大卖场来处理这种不平衡,寄希望于这些新的投资项目能够偿还未能产生足够收益的旧的(同类)投资。这就是一种“精神错乱”,也是一个“庞氏骗局”。

如果普遍的发展模式不改变,我们会看到许多地方在不远的将来无法履行(在清洁水源、电力、教育以及公共安全等领域)对居民的义务,或者只好被迫破产。

拉斯维加斯郊区无序扩张的社区。图片来源:Las Vegas Review Journal

所有这些问题都源于一系列拒绝考虑人的复杂需求并将这些需求置于首位的选择。电动汽车不仅不能解决这些紧迫的威胁,而且还会通过延续同样的失败来进一步加重这些问题。

更好的前进道路:改变发展模式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汽车可以是非常有用的好帮手。但事实证明,围绕汽车来建设一个社会具有灾难性的后果,这也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我还没有强调出这一点,请允许我再打一个比方。

我们建设社会的方式,类似于在建造房屋时只将所有的钉子钉进去一半,这样就能够让锤子的使用普及开来。如果我们的社会不是围绕着半截钉子的结构来建设的,那对锤子的普遍需求就不会那么高。

然而,通过一系列由游说资金和特殊利益团队指导的政策决策,尽管我们面对着这些明显的危险,但半截钉子的结构却依然存在。更加可持续的钉子并不会解决全部问题。听起来有点疯狂,对吧?但我们已经有效地做了同样的事情:我们围绕着某种工具的必要性而创造了一种文化,这种工具在牺牲我们集体福祉为代价时,却最能有效地发挥其作用。

在相同的范式下运作,但用电动汽车来替代燃油车,并不会改变基于汽车依赖的基本发展模式,也无法改变随之产生的所有后果。与其坚定不移地认为电动汽车会拯救我们,我们必须要解决的是这个不可持续发展世界的根本问题。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需要投资于可持续的交通工具。但我们也应该促进微交通解决方案(自行车、滑板车以及轻便摩托车)和公共交通的发展与改善。这些都可以基于绿色发展来推进,并且能对健全的城市规划起到补充作用。

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做到能让人安全地步行到需要去的地方。无论是通过15分钟城市通行计划,还是通过有谋略的城市规划展开渐进式的干预,我们都可以参考一些伟大的先例。

即便这些解决方案仍然不够,因为许多地方的开发模式是基于汽车依赖的,以至于很难去改造,但要改造一条10车道的高速公路和一个6车道的公路网也似乎是一件几乎很难完成的任务。

因此,首先,我们需要停止采用依赖汽车的这一发展模式。这可以通过将激励措施和结果相结合来实现。虽然不可能通过立法来将无序扩张认定为违法行为,但我们可以征收税收,来确保项目开发商自己支付有关费用。如果收入达不到支出水平的,就可以通过实施无序扩张税来实现平衡。

如今,在美国可能没有一个低密度的开发项目能做到这一点,无论是一个带状购物中心建设项目,还是1000个独立住宅单元的社区建设。一旦实施下去过后,我们很快就能看到开发商做出决定,不再开发这种模式,毕竟这将触及到他们的底线利益。或者,他们就需要支付税款,而相关税收将专门转存至一个特别基金,只用于后续建设更美好的家园。

总之,以补贴形式展开的破坏行动必须终止。在我们目前的社会经济体系中,要做到这一点,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财务数据,而不是比道德情操。

不过,目前有一种超越资产负债表、乐观主义和天真的控制水平,是很难被推翻的。我们必须消除政治中的金钱,以瓦解游说活动。这样不仅可以消除来自“公路帮”的影响,而且还可以消除其他不择手段的行为者的影响。当然,这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走这条路。

纽约West Village社区公寓项目,这是美国良好的城市规划方面的经典项目之一。图片来源: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接下来,我们还必须开始改造无序扩张和依赖汽车的地区(如果可能的话),以走向更加可持续发展的模式。我们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取得一些进展:改善区域划分以容纳更多住房;取消单一用途区域,以使日常服务更接近人们的居住地;制定道路调整方案,减少私家车的空间,增加行人、自行车和公共交通的覆盖比例。

简言之,我们需要按照城市规划专家的标准来建设。借用城市设计师彼得·卡尔索普(Peter Calthorpe)所说的一句话:

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城市规划不仅可以减少人均环境需求,同时还可以使服务、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更加有效、更有成本效益、更方便,以及更加联系紧密。

最后,对于新的绿地开发,我们需要从根本上重新规范我们的土地使用规划和分区分类,以使得这些类型的地方能够达到最可持续的地步,提供尽可能高的生活质量。

换句话说,我们必须允许人们建立真正的城镇,而不是隔离的、依赖汽车的带状商场和分区的混合区域。具体而言,可以是由小型街区组成的更精细的城市,城市中的所有规划都是以人为本,而不是以汽车为主。这种规模在500人或50万人的时候都是可行的。

通过这种集中式的开发,我们可以保护农村土地不被砍伐,不会牺牲农田来建设道路,也不会对当地自然生态系统造成破坏。总之,我们完全不必再从英国的乡村小镇或意大利的村庄中寻找如何建设这类型地方的灵感。

所有这些干预措施都必须以使用可持续技术和标准为前提,这样才能让我们在减排方面变得更加有意义。

例如,被动房,一个实现建筑超低能耗的设计标准,就有望在建造房屋方面实现几乎接近于零的排放。最终的建造效果,也几乎和建造那些碳排放较高的房屋没有什么区别。

通过提高对建筑施工的标准,并强调减少整体碳含量,我们将越来越接近我们必须达到的减排门槛,这也是我们要避免最灾难性的气候情景所必须面对的问题。

也许这些可以成为明天令人向往的生活模式,而我们通过寻求地位,而不是纯粹的道德主义姿态来实现了可持续发展。事实上,人们可能不会纯粹因为可持续发展而为其付出更多,他们必须重视有关结果本身的价值。

值得担心的是,为了避免最可怕的气候变化,我们目前所做的还远远不够,也没有达到我们需要的速度。虽然改用电动汽车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但这仅仅是一小步而已。我们有机会实现更有意义的改变,但前提是我们有足够的勇气去改变。

世界的建设,是一系列有意识的决策结果。这些决策,也决定了我们今天的生活方式和生活地点。虽然这在过去近一个世纪里一直很糟糕,但它并不需要一直这样。

我们可以有意识地大规模创造更好的地方,并且可以立即开始行动。现在是时候真正建设一个更加可持续的世界了。通过回到适用于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有效的方法,建设一个更加智能的世界。总之,现在是时候开展以人为本的建设了。

译者:俊一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电动汽车才不是我们的救世主(下)

中国新媒体领军榜互联网电视领军品牌
互联网加 骗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