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从美国到欧洲、再到亚洲,针对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反垄断已然成为了各大主要经济体的共识。不仅是各国的监管机构,在这些巨头们所编织的大网下“喘息”的竞争对手也开始顺势而起,而在这其中Epic Games无疑是声量最大的一家。 

Epic Games作为打响反应用商店垄断第一枪以及”公平应用联盟”的主力均,不仅在盯着苹果的App Store开火,同样也将谷歌的Google Play推上了反垄断的被告席。日前,Epic Games起诉谷歌反垄断案件中一批新的文件被公开,其中则爆出了一个大消息,显示谷歌方面从2019年就已开始运行一个名为Premier Device(首选设备)的项目,即让参加项目的Android手机制造商获得比正常情况下更高的搜索服务收入分成。 

作为上市公司,谷歌显然不可能给这些OEM厂商平白无故地送福利。而手机厂商要想从谷歌手中拿到更高的搜索服务收入分成,必然也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需要同意在不预装任何第三方应用商店的情况下出售自己的产品,遵循禁止未经谷歌批准“带APK安装权限应用”的规则,让Google Play成为了手机中唯一的预装应用商店。 

根据此次公布的文件所显示,符合Premier Device标准的智能手机将获得谷歌搜索收入的12%,但正常情况下则只能获得8%的分成。同时,为了让例如LG、摩托罗拉等大体量OEM厂商也加入这一项目,谷歌方面还向其提供了更大的优惠,就是如果使用他们产品的用户在Google Play上进行消费,则将会与手机厂商分享抽成,而具体比例则为3%到6%。 

根据Epic Games律师的说法,“谷歌试图掩盖其最具限制性的反竞争行为,其中包括在协议本身中规定,限制签署方‘未经另一方事先书面批准,不得就协议发表任何公开声明’”。并且更为重要的是,这一秘密协议也得到了充分地执行,有效阻止了第三方Android应用商店的成长。 

根据来自Epic Games方面的统计数据显示称,截至2020年5月,全球许多最大和最受欢迎的Android OEM厂商都已经同意Google Play对他们大多数Android设备的独占。摩托罗拉和LG都向Premier Device项目投入了几乎所有(98%和95%)设备;OPPO、vivo和OnePlus等品牌,已经将其约70%的新设备加入项目;其他公司例如索尼和小米,对于这个项目的热情相对不高,旗下产品参与这一项目的比例分别为50%和40%。 

即便抛开文件中没有提到的三星、华为,以及苹果,参与Premier Device的产品或将占到了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的一半,这无疑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甚至就连谷歌自己也承认,“在美国通过Google Play以外渠道(包括直接下载和竞争应用商店)安装的应用,仅占Android应用下载量的4.4%。” 

事实上,在针对应用商店的反垄断指控中,App Store承担了绝大多数火力。舆论将矛头对准App Store而不是Google Play的关键原因,就在于谷歌对外的解释从来是Google Play并不是Android上唯一的应用商店选择,消费者是有选择权的。 

此前,谷歌公共政策高级总监威尔逊・怀特曾公开表示,“如果用户在Google Play找不到想要下载的应用,完全可以选择从第三方的应用商店或直接从网络中将这个应用下载下来,而不会象其它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那样限制这些行为。” 

而谷歌在应对Google Play垄断问题的话术上,从来都是使用例如“如果我们不能在Google Play上为他们提供最佳体验,他们还有其他替代选择”来为自己辩解。由于App Store作为iOS的唯一指定应用商店,并且iOS不支持侧载的情况下,谷歌方面并没有通过强制手段在Android生态中排除Google Play竞争对手,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Google Play远没有App Store那么“拉仇恨”的原因。 

如果说苹果为了获得“苹果税”,靠的是从技术到规则上的强制性,那么谷歌的手段显然就更加的柔和,用的是诱之以利的方式,通过让手机厂商共享收益来维护Google Play的强势地位。因此此次被公布的这一文件,在极大程度上也证实了谷歌在行动上同样是千方百计地维护Google Play在海外市场的事实性垄断地位,而这对于其在美国、韩国、澳大利亚等国正在面临的反垄断调查,无疑是极为不利的。 

其实谷歌的这番操作,与导致其2018年被欧盟反垄断监管部门罚款50亿美元一事,可以说几乎是如出一辙。彼时,欧盟方面认为谷歌向OEM和运营商付费,以促使其在设备上预装谷歌搜索,以及要求Android设备厂商预装谷歌搜索APP和Chrome浏览器以换取预装Google Play,而这些通过收买合作伙伴来扩大自家业务市场份额的操作,属于显而易见的反竞争手段,为竞争对手设置了壁垒,并阻碍了他们的发展。 

所以许多业内人士认为,这份文件的公布,毫无疑问将成为谷歌在反垄断问题上的一个关键节点。而现在的情况,是在Epic Games揭穿了谷歌所营造出Android开放自由的假象后,很有可能会造成后者在反垄断案中的急转直下。此前在谷歌与美国反垄断机构的听证会上,立法者和监管者一再质疑谷歌将其应用商店作为移动设备默认设置的能力,但始终没能证明在Amazon Appstore、GetJar、1Mobile等第三方应用商店边缘化的过程中,谷歌扮演了极为不光彩的角色。 

在此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海外市场Android生态中第三方应用商店的边缘化,往往被认为是因为谷歌强大的GMS服务,促使消费者为了体验谷歌搜索、YouTube等服务,顺势选择了Google Play,使得Google Play如今的强势表现是源自于消费者的自然选择。 

而Epic Games方面此次所公开的文件,就相当于是给相关监管机构“递刀子”,给了一个他们能够“撕开”谷歌防线的机会,证明了原来并非是消费者自发选择了Google Play,而是因为谷歌出钱让OEM厂商预装Google Play作为唯一的预装应用商店,使得用户并没有选择。 

所以在维持自家应用商店在生态内强势地位的这件事上,如今看来苹果是将一切都摆在台面上的“真小人”,而谷歌则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君子”。并且几乎可以预料的是,在这一文件公布后,谷歌就真的需要组组织织语言,来应对接下来的“狂风暴雨”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36氪经授权发布。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为让Google Play获胜,谷歌背后做了不少小动作

相关推荐: 历年中国互联网普及率

近日小米在十周年的发布会上,发布了一款四足机器人,赚了一大波眼球。肯定有读者朋友好奇了,怎么小米突然也加入了烧钱大户四足机器人研发大军,省点钱不香吗?四足机器人的天花板波士顿动力,自1992年成立以来连续29年亏损,更别说其他的小弟生存状况。 在一众四足机器人…

互联网中采用的是来组织
互联网有什么坏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