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重点

1、从很多方面来看,Waymo仍然是世界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领跑者,在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2、即使在疫情期间,Waymo仍坚持继续运营,并从外部投资者那里筹集到57亿美元资金。

3、在汽车生产方面,Waymo的制造能力远远不及底特律的竞争对手。

4、在公司领导层于4月份进行重组后,新任CEO对实现此前预定目标充满信心。

长期以来,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技术都被视为整个行业的领跑者,其姊妹公司Waymo甚至在凤凰城推出了自动驾驶出租车乘车服务。然而,尽管经过了多年的研究和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这项技术仍未能实现广泛的商业化,甚至依然存在许多技术问题难以攻克。由于对技术开发进展缓慢感到不满,Waymo已经有多位高管选择离职,包括CEO和CFO等。

当乔尔·约翰逊(Joel Johnson)搭乘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在美国凤凰城郊区一条繁忙的道路中央抛锚后,坐在后座上的他尴尬地笑了笑。这辆车由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先驱Waymo运营,它在施工区遇到了几个交通锥后就陷入一动不动状态。

约翰逊对着后面狂按喇叭的司机边打手势边喊道:“伙计们,请绕过去吧!”在车辆在阻塞交通14分钟后,一名Waymo技术人员试图接近,但汽车突然出人意料地向前驶去,远离了他。约翰逊回忆说:“这看起来绝对是非常危险的情况。”

约翰逊在5月份将其遭遇发布到YouTube频道上,让Waymo感到十分尴尬,这家正在稳步前进的公司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作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子公司,Waymo在经过多年的仔细测试后,尚未将其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扩展到凤凰城以外的地区。

不过,Waymo已经开始进军其他领域,包括卡车运输、物流、个人车辆等,但这些业务还处于早期阶段。而且,该公司为其自动驾驶车队增加汽车的生产过程也慢得令人难以忍受。

今年春天,Waymo的许多顶级人才大规模外流,其中甚至包括其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以及卡车运输产品、制造和汽车合作方面的负责人。知情人士说,许多高管对该公司自动驾驶技术开发进展缓慢感到沮丧。

尽管经过多年的研究和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但自动驾驶汽车背后的技术仍然存在缺陷。不久前,Waymo及其众多竞争对手畅想的、自动驾驶汽车的光辉未来似乎已经近在咫尺。但其前雇员蒂姆·帕潘德里欧(Tim Papandreou)称:“现在,人们意识到未来的工作真的很艰巨。”

以大多数标准来衡量,Waymo仍然是世界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领跑者。谷歌的技术开发始于十多年前,该公司去年在亚利桑那州开始了完全自动驾驶出租车计划,实现了历史性的里程碑。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许多竞争对手放弃了自动驾驶或者把自己卖给其他公司。但Waymo继续运营,自去年夏天以来从外部投资者那里筹集了57亿美元资金,Alphabet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

自动驾驶汽车行业整合

Waymo指出,与竞争对手相比,Waymo取得的成绩令人瞩目。该公司表示,自去年秋天以来,其已经在亚利桑那州提供了“数以万计”的自动驾驶乘车服务。Waymo发言人在声明中说:“我们认为这是个巨大的成就。事实上,没有任何其他完全自动驾驶的方式表明,要实现这一壮举有多么困难。”

但该公司剩下的竞争对手也开始实现同样的里程碑。在福特大众的支持下,Argo AI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在迈阿密和奥斯汀对自动驾驶乘车服务收费,尽管在方向盘后面有人类司机监督。由通用汽车、本田和软银支持的Zoox和Cruise,已经开始在加州的公共道路上测试自动驾驶汽车。虽然这些公司还没有利用自动驾驶技术上盈利,但它们都在投入数十亿美元来抵消Waymo的早期领先优势。

Waymo于2016年从谷歌的研究实验室分离出来,成为Alphabet的最新子公司,并继续大举招聘,招募人员以便与汽车制造商达成商业协议,起草财务模型,游说国会,并推广其技术。当时,许多Waymo员工相信,机械已经到位,可以让完全自动驾驶的汽车立即上路。

2017年,Waymo在凤凰城推出了由人类司机监督的自动驾驶乘车服务,当时有员工雄心勃勃地称,这项服务将在18个月内扩展到9个城市。员工们经常讨论称,他们已经解决了自动驾驶汽车“99%的问题”,并认为“这项技术已经准备就绪”。另一位前公司员工称:“我们认为只要拨动一个开关,就能启动自动驾驶汽车服务。”

但事实证明,最后1%的问题堪称是“杀手”。施工人员、骑单车者、左转和行人等小干扰仍然让“电脑司机”头疼。每个城市都面临着新的、独特的挑战,目前,没有任何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能够完美地应对雨雪等天气干扰。在最后几个细节敲定之前,全自动驾驶汽车的广泛商业化几乎不可能实现。

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驻底特律分析师、资深行业观察家迈克·拉姆齐(Mike Ramsey)说:“我们登上了月球,然后就像是,现在怎么办?我们插上一面旗子,取得了些石头,但现在怎么办?我们对这颗地球卫星什么都做不了。”

制造能力正成为瓶颈

起初,Waymo似乎将以超快的速度生产汽车。2018年,Waymo签约将多达2万辆捷豹SUV转化为Waymo自动驾驶汽车。几个月后,该公司表示,将把克莱斯勒Pacifica车队扩大到6万多辆。Waymo计划购买这些汽车,并安装其所谓的“驱动器”,包括摄像头、传感器和专有电脑设备。当时的首席执行官、前汽车业高管约翰·克拉夫西克(John Krafcik)宣称:“需要加装的东西并不多。”

然而在现实中,需要熟练的拆卸。工程师们必须拆开汽车,然后手动把它们重新组装起来。据一位熟悉操作流程的人士透露,一条放错位置的电线可能会让工程师们困惑数天,琢磨问题出在哪里。这位知情人士称,Waymo的系统有点儿笨重,且容易出现质量问题。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这一过程的繁琐枯燥让Waymo没有任何可行的大规模生产途径。为此,Waymo大幅削减了克莱斯勒项目的零部件订单,交付的捷豹改装车也远远少于最初的预期。

Waymo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在底特律的供应并未受到限制,与捷豹的所有内部生产目标都有望实现,但拒绝透露细节。该公司还反驳说,其在制造克莱斯勒汽车方面落后于计划,并指出这些协议是“不稳定的,可能会发生变化”。

Waymo在底特律的竞争对手已经拥有巨大的制造能力。例如,Argo和Cruise计划从头开始制造他们的自动驾驶汽车。Gartner分析师拉姆齐表示,业内人士普遍认为,Waymo是技术上的领先者,但在生产汽车方面,其制造能力可能会让底特律人获得优势。在谈到Waymo的生产能力时,拉姆齐称:“我不知道他们目前交付的数量是多少,但可能并不多。”

2019年,Waymo在底特律租了仓库,正如克拉夫西克当时所说,它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专用的自动化工厂”。密歇根州官员同意向该公司提供800万美元的补贴,部分条件是其在该州创造至少100个就业机会。根据州政府的备案文件,截至去年秋天,Waymo已经雇佣了22人在该设施工作。不过,Waymo表示,其已经实现了帮助100人就业的承诺,并不愿就具体员工人数发表评论。一位前员工表示,今年早些时候,Waymo试图在工厂每天生产5至10辆汽车。

在公开吹捧自动驾驶的奇迹多年之后,Waymo的人员近年来开始谈论如何管理人们对他们的汽车能做什么以及什么时候能做的期望。几位在Waymo工作的人士称,母公司Alphabet极其谨慎,特别是在2018年Uber的自动驾驶测试车辆在亚利桑那州撞死一名行人之后。

例如,据三名知情人士透露,Waymo的临时董事会否决了克拉夫西克一次引人注目的营销宣传。2018年,他想在多个城市展示该公司的技术,利用弹出式营销装置展示Waymo的功能。特斯拉的早期车型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但是,由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Alphabet元老和许多外部投资者组成的董事会担心,在技术还没有准备好之前推出一款产品,会重蹈谷歌眼镜(Google Glass)的覆辙。

克拉夫西克于4月份离开了公司,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是Waymo前首席运营官泰克德拉·马瓦卡纳(Tekedra Mawakana)和曾任首席技术官的德米特里·多尔戈夫(Dmitri Dolgov)。今年春天,随着Waymo完成了新一轮融资,这两位高管会见了支持者和合作伙伴。根据一位投资者的说法,新任首席执行官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表现乐观,称随着疫情的消退,公司正准备在实现此前目标方面取得“巨大进展”。

与此同时,在凤凰城,即使是遭遇抛锚事件之后,约翰逊仍然对这项技术充满热情。他说:“Waymo的自动驾驶汽车似乎能处理我试图扔给它的几乎所有东西。”换句话说,它在99%的时候可以正常工作。 

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金鹿,36氪经授权发布。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不满自动驾驶开发进展缓慢 Waymo CEO、CFO等多位高管离职

移动互联网软件行业
未来的企业都是互联网企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