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抱着浪漫的态度欣赏新旧文化之间的差异,通常他们的社交对象是会说他们母语的人,,这个阶段持续几周到几个月后最终消失,(1)在蜜月期,初到他国者会对新文化感到着迷

文化休克”的重要起始点,我们需要留给自己必要的适应时间和空间,从而平稳顺畅过渡,情绪压力最终可能会导致生理上的紧张,在他国,不同的交流方式,或者一种不同的幽默感,心理咨询或许有助于加速,在这种情况下,发展出自己的应对机制,对于长时间饱受情绪压力的外国人来说,适应能力至关重要,能意识到文化差异也是应对,治愈”过程,这些差异包括不一样的时间观念(例如守时与迟到),因此良好的生活习惯和照顾自己的能力也极为重要,同时还需要对新文化持有开放态度,

文化休克”的关键良药,是我们克服,但随着时间流逝,从我的经验来看,适应”和离开舒适区的意愿,,家”并无严格定义,我意识到,一剂合宜剂量的

尽管,我从未真正把文化休克视为一种疾病,休克”这个词会让我想到梗阻性或者心源性休克这类会危害心血管系统的病症,,因此我认为奥博格的观点甚是有趣

我们真的了解文化休克吗,但是,,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能听到,它描述了在国外体验到的文化环境与我们所熟悉的截然不同时所产生的感觉,文化休克”(Culture shock)这个词

https,org/blog/culture-shock-salut-hlla-ol-ciao-kumusta,//www,inspirethemind

对一些人来说,,他们孤立自己,也不能真正进入调整和适应期,融入新文化成了几乎不可能的任务,从而无法逃出,文化休克的影响在个体间的表现各有不同,休克”期

他将文化休克称之为,不情愿或拒绝学习新的语言,,”详细的症状列表包括,过度洗手,还有那份对回家的热切渴望,感到无助,当一个人进入了陌生的环境……他就像离开了水的鱼,一种我确信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染上的病”,文化休克一词在60年代由加拿大人类学家卡莱沃·奥博格(Kalervo Oberg)首创,最后,目视远方,想要依靠同一国籍的人,,心不在焉,并补充道,在其著作中

文化休克有一条发展曲线,这一点会让我想到某类常见疾病的发展过程,,它的主要特征是分为四个不同阶段的循坏模式

,新的语言,面对着新的国家,这像是一场刺激的过山车式体验,这是五年之后的我,新的文化,我也不否认有时回家是我最强烈的愿望

也都鼓励工作的灵活性和流动性,首先,或者参与国际合作项目,只需扫一眼那些给研究学者们的资助机会,的确,,在不同国家、不同实验室工作,主要基于如下两个原因,会让研究学者收获很多技能和经验,我开始对这个话题产生更大的兴趣,你就会发现其中的大部分即便不强制,我很清楚在学术界,作为一个研究学者,最近,流动性是职业道路上一个重要方面

,以我个人经验来看,我相信文化休克不仅仅是一个消极和沮丧的过程,它还能带来绝佳的成长机会

– antonio reinhard –

适应新环境的困难会让你晕头转向,文化休克可能在很多不同方面影响我们的心理健康,甚至产生严重的心理压力,此篇博文的写作初衷是想分享一些我找到的关于文化冲击的有趣信息、讨论其特点以及应对方式,,感到困惑

你已经建立了两套不同的行为方式,实际上,理解他人的生活方式很重要,但这并不意味着你要放弃自己的文化,

因为它影响到身体不同部位和系统,,我认为它应该被归类于全身不适症,接触新文化时遇到的重重困难是真实存在的,如饮食习惯改变及其对肠道平衡的影响、气候环境及相关的情绪状况、由失去社会关系导致的焦虑和挫败感、睡眠变化、悲伤等等,如果文化休克真是一种被认定的疾病,由许多不同因素引发

– Sofia Cussotto –

,从独特的饮食习惯到浓厚的酒吧文化(对我来说这倒是个愉快的发现),此外,随之而来的是我总想和意大利朋友一起玩的心,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刚到科克(Cork)时感受到的强风和出租车司机的口音,融入当地环境的第一个障碍是我贫瘠的英语,爱尔兰的生活在诸多方面与意大利的相去甚远,你还得习惯在雨中骑车,那时,我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文化休克究竟意味着什么

休克”存在,此博客平台*编辑,会引起人们的不适和心理压力,卡迈恩·帕里安特(Carmine Pariante)在英国版Vogue杂志的采访中就谈到了在解除新冠隔离封锁后重回日常生活时所出现的逆向文化休克现象,当在适应了新国家的文化之后,随着深入钻研奥博格的理论,意识到现在故乡的生活和离开时的有所不同,再重返母国时,我发现了另一种,,,最近,可能会出现逆向文化休克,逆向文化休克”(reverse culture shock)

并将其视作另一种生活方式而已,(3)调整期开启的标志为人们适应习惯了新文化,人们开始以一种积极的心态来对待新文化,,此时,并建立起了一套日常生活常规流程

去认识了解他国人民是我们消解文化休克有害效果的一个关键步骤,

病危期,人们也早已深陷于文化休克期,语言障碍成为建立新关系的主要绊脚石,这一阶段的特征表现为焦虑加剧,这会导致你否定甚至误解文化差异,焦虑来源于他们在适应过程中遭遇的困难,在此阶段,(2)到了发现自己不得不去应对生活中的现实问题时,,而带着刻板印象去看待所处国家的人们也是常见风险,奥博格将这一阶段描述为,如果你能克服它,你会在精神崩溃前离开”,如果你不能克服,并对所处国家有敌意,你会留下来

但是,,我们也不能忘记自己的文化背景,这个过程本身可能会带来挫败和焦虑,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我们需要学习当地语言,正如奥博格所说,但长期来看它会帮助我们获得自信

人们全面融入所处国文化,(4)在最后的适应期中,适应自如,

而应被视为对于新环境的正常生理和心理反应,跨文化冲突甚至误解还能加深我们对自己的了解,我认为它不应该仅被等同于一种个人的弱点,反而应该鼓励我们以积极心态看待新体验,了解其发展过程和症状不应打消我们移居国外或出国旅游的想法,

我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住在意大利,虽然我去的爱尔兰并非在世界的另一头,快要取得米兰大学(University of Milan)药学硕士学位的我决定申请国外实验室的实习,这是我出生的国家,,24岁时,现在回想起来,但那也是让我初次体验到文化休克的地方

– Jun Cen –

但也不止于此,疾病”大致的发展过程,,这是文化休克这一

– Tatsuro Kiuchi –

– ntonio reinhard –

作者,张蒙,排版,审校,苏木弯,36氪经授权发布,山鸡,neureality),光影,Sofia Cussotto,翻译,作者,神经现实”(ID,编辑,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

我最近又搬到了另一个国家——法国,现在,第二个原因更为私人,,延长的夏季热浪取代了全年的羽绒被,这些语言好像在我头脑中就谁可以先发声而争斗不休,真正困难的是,我必须在超过两种语言中做选择,比如葡萄酒取代了啤酒,我不仅正面临着一些细微的文化变化

还有少数人群则在文化融入中完全适应,,对于他们来说,抛弃了原有文化,同时也保留了部分自己原有的文化,另一些人成功适应了新文化的部分方面,他国成为了故乡

,我们需要去比较或调整自己的行为、态度和设想,为什么呢,由此我们的自我意识会增强,我们的祖国文化,当置身于不同的文化环境,常被认为是唯一,正常”的生活方式,连同它的线索和符号

,Hålla,SHOCK(休克),Salut,而它们的首字母又恰好组成了一个英文单词,Kumusta——这几种都是不同语言中打招呼的方式,Ciao,Olá

– antonio reinhard –

org),https,博客平台网址,//www,inspirethemind,(*译者注

相关推荐: 中天互联网公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番财经”(ID:finance_yifan),作者:郑亦久,36氪经授权发布。 未老先衰恐怕不是互联网平台想看到一个状态。 陌陌又改名了,只不过这一次是公司的中文名称。而这已经是一个月内,陌陌继换掉英文名和美股交易代码后的第二次改名行动。…

互联网金融会计处理
互联网教育创业者大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