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行业曾经意味着无数的机会,作为一个快速扩张的行业,创造了无数就业岗位。直到“双减”政策的正式落地,整个行业陷入了动荡与惊惶。培训机构大裁员、倒闭、老板跑路的消息满天飞。而这其中的从业者,有的刚进入 K12 赛道,就面临着裁员、失业,无所适从;有的因为看到行业浮起的泡沫选择提早离开,在其他赛道中辗转;有的人离开得很坚决,如果不及时离开,面临的是更大的失业潮,以及更激烈的竞争。

01 做到管理岗后离职,转行可能要从零开始

李阳(化名) 前在线教育公司从业人员

1. 在线教育快速扩张时入行

2019 年 3 月,作业帮来郑州拓展业务,当时正大量需要人。HR 应该在 Boss 直聘上看到我的简历,联系了我。我当时来郑州没多久,连 K12 是什么都不知道,去面试很容易就过了,6 月份就入职了。

在线教育行业它没有专业的限制,不光是作业帮,像学而思猿辅导等等,这些 K12 的基层岗位没有限制。如果是高中的话,可能会对学科要求高一点。我进去之后做基层的数学辅导老师,教三年级的数学。

入职以后有大量的培训,培训会根据业务量的情况。业务不紧张的话会直接培训一个月;如果业务紧张,培训可能只会花半个月或者一个星期。相对于高途、猿辅导,作业帮是来郑州最晚的一家,那时其他公司已经来郑州一两年了。当时竞争压力也很大,你可能需要跟业务比较相似的公司竞争,比如高途。

作业帮在郑州业务拓展得很快,一开始只有数学业务,后来又拓展了语文等 K12 学科。因此人才需求量比较大,对外招聘也多。我 19 年三月份刚入职的时候工号是 1 万多,一年之后工号已经排到 10 万多了,一年的时间里员工从 1 万多暴涨到 10 万多名。尤其是疫情之后,开始暴增,招的人更多了,但离职的也很多。

2. 辅导老师既负责教学,也负责销售

这个行业扩招多离职率也高,人员流动性大。培训机构老师这份工作偏销售性质,而且压力还蛮大的,加班比较严重。但只要你干得久,能留下来基本晋升的问题不大。我能坚持下去就是因为相对于其它行业,这个行业晋升比较容易。从基层教学岗慢慢做到了管理层,是入行到现在唯一重大的事情。

虽然加班严重,工资还是很可观的。一般在郑州普通辅导老师月工资能在八千以上了,平时如果加上绩效,做得好平均月工资一万是比较正常的,但其他行业可能就四五千。每一次看着自己的绩效排名以及相对应的收入,我还是能够获得成就感的。

入职的时候薪资很低,底薪 2500,一年之后底薪涨到了 4500。主要还是看你个人的业绩。我做的是长期班,存在续费的问题。一个长期班持续 4 个月,它的销售周期可能就 10 天,这 10 天里做营销,其他时间就正常教学。

虽然是辅导老师,但还是偏向销售性质,这个工作类似于销售,要不断跟家长去沟通。辅导老师需要一手抓教学一手抓销售。之前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不擅长沟通。但做培训机构老师这份工作,因为它偏向销售的性质,所以要频繁跟家长去沟通。当辅导老师这几年,我的成长可能在沟通这一块。

3. 离职之后要换个赛道,可能从零开始

双减的消息很早就听到了,今年三月份的时候,感觉国家开始管控行业了,到五月份的时候陆续又有一些消息流出,我那时会经常上脉脉,看到很多同行在说这个事情,自己也焦虑。

到 7 月份,双减政策下来之前,我选择了主动离职。一方面听到了双减的风声,想着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机会,另一方面也有一些规划上的原因,看到行业不景气想换个赛道。这个行业好像没以前赚钱了,绩效、续报的压力都比较大,而且线上教育广告打得很疯狂,投入成本非常高,每家都是这样。

如果从长远来考虑,从国家、社会层面来考虑,这个政策肯定是利大于弊。但人都是比较自私的,从我个人的角度去看,我很讨厌、反感这个政策,因为它影响了我的职业发展、收入和接下来的计划。对于我们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来说,尤其是到了管理这个岗位,如果再转行的话真的是很难,会面临很多压力,可能还要从头开始。

还有,现在管理岗集中离职的比较多,很多人都跳出来找其他机会,竞争压力也很大,目前也比较焦虑,该去哪个方向,做哪一行,做什么岗位,我没有非常明确的方向。

像成人教育、素质教育的都有面试,销售管理岗也去,运营岗有合适的也去,面试了几家,不过待遇远不如从前。如果换个新的行业,你就得从头开始,从基层做起。如果是基层员工,你不管到哪都一样,没有心理落差,但像我这样,做到了管理岗,薪资上有落差,心理上也有落差。

我也在努力尝试转行,也是在教育行业,只不过不在 K12。业务这块其实很快就可以掌握,管理经验是相同的,所以大概率还是教育行业,可能是成人教育或者素质教育,目前还在找。

02 在培训机构,我从来不以老师自居

张宇(化名) 宁波某培训学校 高中物理老师

1. 从制造业到教培行业

2017 年毕业后,我一开始在上汽做内燃机标的,负责汽车尾气排放的控制。感觉制造业没什么前途,就在 18 年 1 月底辞职回了宁波。

做教师是机缘巧合,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我家在宁波,也不想离开,就每隔两三天去一次人才市场随便找工作,于是加入了培训机构。从 18 年 4 月份我开始做培训机构的高中物理老师,我觉得跟别人讲题目还是比较开心的事情。去的第一家培训机构,是宁波做得最好也最大的线下培训机构,基本上宁波市区的每个有人流聚集的地方都开了分校。

18 年去了之后的收入惨不忍睹,我第一个月甚至给了公司几十块钱,干了半个月,发现我工资还不够,还要倒贴一些钱。那时候我还不会(教课),我性格就是这样,不会的时候不跟人谈工资。后来 18 年 9 月份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教得还可以,和公司协商之后我的工资体系换了一下,学生也越来越多。19 年开始能挣钱,去年到手 20 多万了。

2.“我从来不以老师自居”

我教课因材施教,有的学考都过不了的来培训机构,那得从基础抓起;还有些想最后冲一把的基本上就是讲题了。我的教学模式是知识点 5 分钟讲完,剩下的都讲题,一道题讲两三种方法。

在培训机构做老师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成就感,有成就也是学校里的老师的,不是我们的。我从来不以一个老师自居,我觉得老师不仅要教书,还要育人。我没有起到育人的效果。

公立学校的老师,要对每一个学生的成长负责,尽可能去改变他。但我就只是尽可能提高学生思维方式,最终达到提高成绩的目的。学生的道德水平或者习惯什么的,不是我考虑的事情。我觉得我在从事一个比较特殊的服务业,服务的对象和交钱的对象不是同一个人。做好我分内的事情就行了。

但我自认为我教物理的水平还是比较高的,只要他愿意听,能把不好的也教的非常好。但我对学生耐心不够,如果学生不爱学习,我宁愿让他退费,我不会去尝试改变那些本身不爱学习的人。我的学生层次也非常好,我根本不怕他们不来。

3. 辞职之后,可能会去私立学校

“双减”发布前一周左右有听到风声,当时有点隐约的危机感,觉得培训机构可能会出一些政策上的风险。

真正看到“双减”政策,是在当天晚上 7 点多国务院发的,我就抓住了其中两条:一个是第 13 条,周末、节假日、寒暑假都不能补课。以及最后一条,高中段参照义务段。高中没有平时补课这一说的。节假日不让补课,那就是直接关了,没有其他办法。看到这个我就想,赶紧走呗。

这个政策出来的第三天早上,我打电话给我们老板。我说,你有什么想法吗,我们到时候怎么办。他说,没有。我说,那我走吧。于是我就交离职报告了。我虽然辞职了,辞职报告第二天也批了,但我得把暑假的课上完,现在学生的排课、机构的运作还是比较正常的。唯一影响是,本来公司今年暑假开了两个新校区,现在已经通知,暑假结束后,这两个新校区会全部裁员。

我是权衡利弊之后才决定辞职的。我的危机感很大,当时想,这个行业凉凉会导致一千多万从业人员的失业大潮,现在还比较好找工作,但有的人是后知后觉的,很多人还是抱有幻想的,没有动,所以我要快点动。我要在他们之前先把自己固定下来。如果我现在不去学校,等到机构全倒我估计找工作很难了,到时候到处都是要找工作的人,失业潮和白热化的竞争太恐怖了。

像数学、生物、物理这些培训机构的老师,在私立学校还是非常好找工作的。但有的科目,比如化学竞争就很激烈,找不到工作。竞争更激烈的是英语,全国各地都愁,竞争压力太大了。去考编制的时候其他科目基本上 10:1,英语能达到 50:1。

我辞职之后可能会去私立学校,现在手里有 4 个 offer,面试都很顺利。但我对这几个都不是特别满意。我在等宁波最好的私立学校的通知。我要去的私立学校,在那个区将近 20 个高中里,它排名第四。我喜欢好学生,更愿意去体现自己教学实力的地方。

结语

教培行业潮起潮落,教育从业者则在其中浮沉。面对着滚滚而下的时代巨浪,个人的声音是微乎其微的,也是无力的。每个时代都有它特定的气候,随着“双减”政策的落地,属于教培行业的黄金时代也许已经过去,但属于人的故事还在继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作者:周荣旺,36氪经授权发布。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教培行业的黄金时代即将过去,但人的故事还要继续

相关推荐: 互联网金融 教育

随着“Z世代”逐渐进入职场,他们对消费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根据相关咨询机构的估算,中国Z世代2021年撬动的消费支出将超过5万亿元,Z世代也成为未来消费市场增长的关键。而与其他世代消费者相比,Z世代更关心体验、更注重个性、更关心价值和服务。 再加上家电行业竞争…

互联网人才网
2014互联网支付规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